首页 > 文化 > 人文天地 > 正文

苏兵:那年那月,父母的虾事!

文章来源:朝闻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2-07 14:51:41

  ​看着孩子们争食一大盆鲜亮麻香的油焖大虾,思绪一下子飞回到四十年前的家乡,想念龙脉水库极其美味的小土虾,想念那段岁月,关于我家的"虾事"。

  我家在一个唤作"楼子塆"的小村庄,处在龙脉西岸的一片山坡上,田地不甚优沃,山场却是很多,分给我们家的挂满橡实松果的林木就足有几十亩。资源挺是丰富,但在那个物质溃乏、信息闭塞的年代,一切资源都闲置着。勤劳的人们用最原始的方式经营着自己的山林。

  我上小学的时候大姐二姐便已出嫁,三姐辍学帮父母养着一帮比自己小的弟弟妹妹。一到冬季,我们姐弟几个便随父亲去山场砍柴,一来家用,二来可以卖些小钱过年换身新装,筹集五个孩子开春的学费。木柴虽多,价格却贱,一家人忙活一个冬天,我们姐弟几个的衣裳钱和学费往往还是差个大窟窿。每到年关都是四姐最烦心的时候,如果挣不够学费,那意味着她将像三姐一样得把学习的机会让给弟弟妹妹。我们那时都很懂事,别人家的孩子做了新衣服显摆我们都只眼巴巴地看看,不哭也不闹,都想省下几块钱让四姐不那么早退学。四姐是个尽职尽责的会计师,每次都是她跟着父亲去买柴,将每一笔帐记得一清二楚,生怕父亲将我们的"专项资金"挪作他用。

  忽然有一天,四姐和父亲满面笑容地从街上回来,我正疑惑是不是柴火涨价了,四姐便迫不及待告我:小弟,咱家要发财了,三姐说不准也能回学校了。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见父亲从怀里摸出一个网兜,套在钢圈上用塑料细绳环住,将长长的竹竿的一端固定在钢圈上,一柄捕鱼的工具便完美的呈现在眼前。赶紧作业牧,明天跟爸爸抓虾去。四姐眉飞色舞地继续讲述。我才知道街上有人收河虾,一角二一斤,如果分拣过细,价格可以更高!真的这么值钱?!我一下子猴在父亲腰上,父亲乐乎乎地笑而不答,一家人心情大好,仿佛有一座金山正在等着我们去开采!

  说干就干,第二天父亲早早地就分好工:姐姐们继续砍柴,我们两个男人下河捞虾。我扛着渔网,父亲拎着两个篾筐一前一后开赴龙脉湖畔,新鲜喜悦让我忘记了这个季节的寒冷,蹦蹦跳跳的抵达目的地。冬日的湖水清冽明亮,遇上好天气,老远就泛着粼粼的水光。

  父亲是个老把式,他知道河虾正在湖岸边的马水菜中享受阳光浴。他端着渔网蹑手蹑脚地找到最接近马水菜的落脚点,敏捷地悄无声无息地把渔网从空中推至马水菜正下方,使出浑身之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稳稳地托起渔网,所有动作一气呵成,鱼虾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父亲请上了岸,少数灵活的虾米在水面跳跃着四处逃窜。按照父亲的吩咐,我将晶莹剔透的大虾放进稍大的竹筐,一些米粒大的糠虾便投入小筐之中。第一网收获颇非,对虾十多只,小虾米四十多颗,我小心翼翼地筛选着,兴奋之情盖过了所有的寒冷。这一网还没收拾妥当,下一网已经上了岸。我和父亲欢闹着,湖心五颜六色的野鸭两蹼拼命地踏浪前行扑腾腾地拍打着翅膀飞上天空,湖中的涟漪不断扩散开来最终化为平静。

  我不满足只当父亲的助手拾掇业已上岸的河虾。父亲矫健的捕虾身影一遍又一遍地映在我的心里,我自觉已得要领,我要让龙脉湖水倒映上一名小渔者潇洒的英姿。我请求让我试一下,父亲拗不过,叮嘱我别折了腰。我学着父亲的样子端着渔网快捷地入水,勇猛的前推,果敢地端起,无奈沉甸甸的水草不是我所能提起的,受到惊扰的鱼虾淘气的从网中蹦出,麻溜地扎进更远的水域,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不好意思地拖出沾满水草的渔网无精打采地送还父亲。父亲摸着我的头哈哈大笑:我儿本领还没会呢!我等着你长呢!

  父亲的力气无穷无尽,我手脚并用麻利地拾掇着鱼虾,仅仅绕了小半个龙脉,两筐便装满了,早已饥肠辘辘,正是午饭时间。父亲双臂挎着两个竹筐走在前面,我扛着渔网雄赳赳紧随其后,似乎凯旋的将军。饭已好了,母亲备好了干椒准备炒份河虾让我们打打牙祭!我便绘声绘色地向姐姐们炫耀捕虾的精彩场景:要用怎样的动作下网,要用怎样的速度起网,怎样的姿式才够潇洒。

  这当儿,一盆子香喷喷的虾米摆上了桌子,虽然没有我钟情的对虾(对虾可以买个好价钱,父母舍不得让我们吃),但红扑扑的糠虾的鲜香早已勾下我们无数的口水,这一顿饭特别的香甜。我一本正经地告诉姐姐湖中的水鸟色彩有多斑斓,河中的对虾性子有多狡黠,但都不是我和父亲的对手,打包票说下次还将手把手地教她们如何捉虾。

  第二天的早集父亲带回了无尽的惊喜,虾买了八多块钱,破例给我们带回梦中不知吃了多少次的油条。从此我们便争着随父亲去捕虾,渴望明天的早集有一个好消息!虾抓的多了钱也多了起来,这年冬天,我们姐弟早早地做了新衣服,早早地攒齐了学费。父亲还找了初中的老师说好了补齐三姐的学费,让她尽快回去上学。从来没有的祥和和满足让我们这个儿女众多的家庭成天欢声笑语。我却慢慢地不满起来,吃腻的虾米早已不是什么美味,它们长长细细的腿,硬硬的布满全身的盔甲一不留神就会戳痛我的喉咙,我向母亲控诉它们的残无人道,咀嚼它们就像嚼着满嘴的松毛!

  有一日,母亲洗净满满一盘大河虾在厨房张罗着晚饭,我麻溜地跑到灶口帮忙着火,喜滋滋地看妈妈炒虾。大锅烧得通红,放了辣子花椒的棉油在锅底溅开,嗞嗞的冒着香气,那盘肥美的大虾一股脑地倾斜而下,几铲翻炒,原本晶莹透亮的虾瞬时变成红通通的一片,乌溜溜的小眼睛显得尤为突出。母亲撒下一把细碎的蒜苗,抖下一勺白花花的干盐,点了半瓢水,让我改用小火慢慢地焖。不一会,袅袅的香气像个调皮地孩子一点点地侵蚀着我的胃,撬动着我的嘴,撩拨着我的舌,我忍不住吞下满腔口水,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先尝为快。和虾米完全不一样,满嘴里都是滑腻肥美的虾肉,味道实在美极!

  母亲和蔼地看着贪食的孩子,给我们讲起龙虾借眼睛的故事。很久以前龙王邀请龙虾去参加皇宫的舞会,可它没有眼睛找不到去龙宫的路,于是伤心的哭了起来,岸边的好朋友小蚯蚓知道后安慰它说:"我把我的眼睛借给你,回来后你再还给我吧!"龙虾喜出往外,一路狂欢:海水那么清冽,水草那么鲜美,五光十色的鱼那么耀眼,宏大的龙宫那么金碧辉煌,宫女翩翩的舞姿那么让人如痴如醉,小龙虾度过了它平生最美丽的一天。要是这双眼晴永远是我的该有多好!小龙虾心生贪念再也没有奉还借来的眼晴。可怜的蚯蚓左等右等等不来龙虾,被一只俯冲而下的大鸟吓得赶紧钻进了土里再也不敢出来!龙虾从此过上了多姿多彩的生活,只到死时才觉得愧对蚯蚓,你们看这虾红扑扑的就是它羞红了脸啊!

  从来不知道母亲的心中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她也从来没有要求我们怎么做人,但那句"羞红的脸"却一辈子警醒在儿女心头。

  后来三姐复学了,我们姐弟的学业大多得以继续,在很大程度上要感谢故乡龙脉,感谢龙脉美味的、羞红脸的河虾,更要感谢我不知疲倦敏锐地捕捉商机的父亲和用故事潜移默化熏陶儿女的母亲!!我时常想:家里这么多姐弟,虽没有出个奇才名士,但却没有半个混成声名狼藉之辈,多是父母的言传身教所致吧!父母在天之灵大可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