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社会万象 > 正文

全国百强县6亿财政借私企打水漂 公职人员工资难保证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8-21 05:07:14

府谷6亿财政借私企打水漂 收支陷困境,公职人员工资难保证

■本报记者 陈锋 林小荇

实习记者 黄诗婷 北京、榆林报道

地方龙头企业遇到经营困难,政府如何面对?被称为“全国百强县”的陕西府谷给出的回答是:不惜重金,全力支持解困。不过,令人唏嘘的是,政府“借出”的巨额资金,不仅未救活企业,反而因无法收回而令地方财政陷入危险的境地。

府谷县一位公务人员提供给《华夏时报》记者的一组6亿元借款合同,清晰直白地呈现了地方政府决策借款给民企的细节。“没有经过人大常委会批准,未经市委常委会讨论决策,时任县长召开一个政府办公会议,就能决定把6个亿的财政资金借给民企,这能不出事吗?”该公务员说。

而记者获得的另一份府谷官方文件显示,卷进财政危机泥淖的府谷县,目前无法收回的财政资金高达9亿元。而另一方面,受收入大幅减少影响,地方财政已经没有能力支付公职人员工资。为了发工资,县里只得挪用专款,包括城乡低保、医疗救助、临时救助等资金或上级转移支付资金。

一份“6亿元”的借款

《华夏时报》记者今年7月曾深入府谷,原本的“西部十强县”在资源枯竭和煤业下行的趋势中瞬间枯萎:税收急剧减少,众多企业面临破产,外来人口大批离去,房地产一片萧疏,曾经的辉煌已不复存在。

府谷的经济危机远不止于此。一位政府官员向记者透露,府谷财政2014年出借给煤矿企业的借款高达20亿元,其中一家企业借款12亿元,一家企业借款6亿元,大部分到现在都没有偿还。

《华夏时报》记者获得了上述6亿元借款的一组合同。文件显示,该借款发生在2014年7月,彼时正值煤炭价格陷入最低潮。

合同显示,2014年7月,陕西前首富高乃则为法人代表的陕西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有限公司(下称兴茂煤业)与府谷县国有资产运营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府谷国资运营公司)签订借款合同,由后者提供总额为6亿元的借款。工商资料呈现,府谷县政府是府谷国资运营公司的唯一股东。

合同约定,上述借款用于前者“流动资金周转”,借款期限从2014年7月23日至2015年1月22日,共计6个月。相关保证担保合同显示,高乃则以其煤矿股权、土地提供担保。

府谷县一位公务员表示,上述借款行为在府谷引发广泛质疑。府谷国资运营公司为政府经营平台,其资金形同于财政资金。“也就是说,民营老板获得了6亿元财政资金。”他说。

据了解,在签订上述借款合同前,府谷时任县长辛耀峰专门召集政府办、财政局、能源办、审计局等单位的负责人召开专题会议,讨论上述借款事宜。

《华夏时报》获得的两份专题会议纪要称,鉴于当前陕西兴茂煤业资金周转困难,为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保障公司正常运转,县政府决定收购府谷县中联矿业有限公司(高乃则担任董事长)部分股权,因财政资金短缺,拟由府谷国资运营公司向中国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借款5亿元、向神木煤业石窑店矿业有限公司借款1亿元。

记者还注意到,在借款合同中,有“根据县政府专题会议精神……借款6亿元,用于资金周转”字样。

“也就是说,政府为了帮助高乃则的公司,由国资运营公司出面借款,再将资金转借给高。”府谷县一位官员表示。在民企融资困难的背景下,这一案例相当罕见。

高乃则何许人也?多位府谷人士向记者表示,他靠煤炭发家,后涉足矿业、地产、供水、电力等行业,聚集了大量财富,有“府谷首富”之称,其控制的陕西兴茂煤业为当地民企龙头。

对于府谷县政府以“特殊方式”扶持高乃则的做法,前述府谷公务员表示,解决民企龙头的困难,有利于人员就业,也有利于地方税收,进而有利于政府官员政绩,这本无可厚非。但是,拿巨额财政资金借给民企,其必要性及程序合理性则值得质疑。“没有经过人大常委会批准,未经市委常委会讨论决策,单凭县长一个政府工作会议,就能决定?”他说。

记者19日多次致电高乃则,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记者也未能联系到参加当天专题会议的府谷县政府办主任韩虎忠置评。

财政困境

合同约定,高乃则借款还款时间为2015年1月。不过,截止到2015年12月31日,该笔借款还未归还。

根据当时合同中的担保条款,逾期未还,府谷国资运营公司有权处置为借款提供担保的高乃则控制下的矿业公司股权及土地。然而事情却没有如此简单。记者查询获知,高乃则旗下多家公司因涉诉处于被查封、冻结或被执行之中。

2016年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府谷煤业集团有限公司法人高乃则应向东岭锌业股份有限公司偿还借款本金16472.1万元及利息,高乃则相关财产已被查封。

2015年上半年,陕西榆林中院下发多份裁定,冻结兴茂煤业持有的矿业公司股权、化工公司股权、府谷县中联矿业有限公司银行账号等。

“像高乃则这样无力归还借款的情况在府谷并非个案,据内部说法,财政资金借出但一直未收回的总额高达9亿多元。”府谷县人大常委会一位工作人员说。

记者随后在2016年6月该县人大常委会主任的一份讲话稿中得到证实。讲话稿还提及,全县债务余额81.9亿元,而这一数额还不包括财政运营公司担保的债务和国有企业贷款。

这份讲话稿直陈府谷财政困境:因财政收支严重脱节,已经呈现出“无法保工资、保运转、保民生”的风险。1至5月,该县地方财政收入仅有3.47亿元,每月只有不到7000万元进账。而根据测算,该县财政开支的人员工资13.84亿元,每月需1.15亿元。

“也就是说,地方财政收入,都无法保证人员工资,那民生工程怎么办?政府性投资项目怎么办?”一位政府官员说。

据上述讲话透露,为了发工资,该县只得挪用专款,“仅欠拨民政局城乡低保、医疗救助、临时救助等资金7433万元”。另外,还挪用上级转移支付资金5.2亿元。

“府谷当前的情势相当危急。原因有多个,除了政府乱用财政资金外,乱铺摊子,大造新城也是一个重要原因。”一位当地官员称。

据媒体报道,府谷规划投资150亿元,在面积为16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建设一座集商业、居住、文化娱乐、综合办公、物流功能于一体的现代化山水型新城,总容纳10万人居住。而此举被很多人视为激进,并备受诟病。根据府谷县2015年统计公报,当年末该县总人口为24.78万人,常住人口26.31万人。

“过去煤炭价格高,财政收入多,现在经济形势一变,问题马上就出来了。”前述受访官员说。

2016年府谷政府工作报告承认:政府性债务存量较大,过去铺开的“大摊子”和日渐紧缩的“钱袋子”产生严重碰撞,财政收支矛盾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