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食 > 美食厨房 > 正文

燕之屋碗燕:20年煮好一碗,史上最走心燕窝

文章来源:商界在线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9-06 12:04:30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燕之屋的创始人黄健明白这个规律,他开创燕窝专营模式,进击高端即食市场,春去秋来二十载,经历了燕窝行业野蛮生长、到标准化和差异化的漫长过程,每一次都是创新性地走在前头。

  别人忙着机械化,追求速度,无限度的扩充渠道和规模时,燕之屋仍然坚持自己的生产方式:纯手工的挑毛队伍,标准化的燕窝单品,厚积薄发、不断创新的市场节奏。

  这种很“慢”的方式,具有朴实的商业精神,不但让燕之屋屹立20年,也让“碗燕”成为燕窝行业的火爆单品。

  800名挑毛女工,世界上最温暖的流水线

  在这个高速发展的工业化和信息化时代,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好像只是投入湖中的一个石子,激起了一点点浪花而已。但仍有少部分人在坚持,燕之屋从20年前就开始往湖里扔石头。

  在燕之屋工厂,有这样一群人,遵循古法,专注于纯手工挑毛,被称为“燕窝流水线上的“CTO”。 她们就是挑毛女工。

  由于天然燕窝的特殊性,每盏大小、造型和杂质分布不一,如果通过机器进行简单粗暴的加工,不仅不能完整地保留燕盏条状,还会破坏燕窝的最佳口感。

  为了保证燕窝的品质,纯手工挑毛很关键。这是一件手到、眼到和心到三者合一的技术,大燕毛还好处理,而卡在燕窝里的绒毛和黑点,处理起来会耗费巨大的时间和人力成本。正因如此,纯手工挑毛在燕窝市场占有比例微乎其微,燕之屋工厂就是这之中的一员大将。

  碗燕作为燕之屋的主打产品,对燕窝的品质追求更是精益求精。燕之屋生产工厂有一个铁的标准——大于0.15毫米的黑点和2毫米的绒毛是绝不允许存在的,而且必须保存条状,这差不多是视力的极限。

  燕之屋挑毛女工的视力要求必须在5.0以上,培训三个月才能合格,每个人一天最多只能挑100克燕窝。她们精挑细捡,马虎不得,因为一旦抽检不合格就意味着该批次返工重做。在燕之屋工作两年的沈碧云说,每次做饭时,忍不住会把每一片菜叶掰开,反复清洗干净,这是在燕之屋养成的习惯,有点完美主义。

  往往一天下来,手指、手臂和脖子又酸又疼。为了缓解挑毛女工的视力疲劳和腰肌疾病,燕之屋自创一套放松操,每隔一个小时工厂音乐响起,她们停下手上的镊子,然后相互给对方捶背揉肩。这就是挑毛女工的日常。

  剪切燕角,统一发泡,手工挑毛和分装投料,全程统一用静脉注射级的纯化水。这种手工化的前期生产模式没有机械化的规模性,为了避免供不应求的掣肘,燕之屋招募了800名挑毛女工,几乎是国内最大的挑毛女工团队。

  除了具体的手工层面,在碗燕的生产工艺上燕之屋也颇具匠心。碗燕,是燕之屋首创,只含纯化水、冰糖和燕窝,集安全、营养、美味、便捷于一碗,成为高端即食燕窝的代名词,可以说开创了一个燕窝体验新时代。

  单碗独立蒸煮是碗燕的专利生产工艺。这种生产工艺跟罐头食品有点像,只是罐头是先煮后装,无法避免细菌的滋生。而碗燕是先通过高压无胶封口,再经121摄氏度、1140秒蒸煮,和杀菌同时进行,在零添加的根本上,保证了安全与保鲜的双重诉求。

  碗身采用欧美婴儿奶瓶级材质,其设计也是独家专利。如果你去燕之屋工厂,会看到研究人员在实验室反复撕膜或捧着碗燕细细品鉴,或正疯狂暴力摔碗等等画面,千万不必惊讶,那是研究人员在检测碗燕和碗材的品质。

  严格的生产流水线,最后的检测也是重中之重。燕之屋拥有CNAS国家级实验室认可,是国内燕窝行业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具备该资质的企业,保证了严格的产品检测,为燕之屋的工匠精神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持,同时不断为产品创新和研发注入新的活力。

  只专注燕窝,用标准化践行实业之心

  从粗放的干燕窝销售,到燕窝专营店模式,再到标准化、工业化和差异化的“碗燕”,燕之屋的每一次创新,都是改写燕窝行业历史的壮举。

  1997年以前,燕窝在国内属于药店才有的高端药材,市场化几乎为零。将燕窝从药用消费转变为日常保养消费,燕之屋创始人黄健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他联合姐姐黄丹燕,成立“双丹马”品牌,设立燕窝专营专柜,而燕之屋正是脱胎于双丹马。在没有燕窝品牌的年代,黄健开创了燕窝专营的先河。

  2002年,黄健洞察到消费者对燕窝挑毛、炖煮十分不便的痛点,成立燕之屋专营店,并配备加工厨房,为顾客提供“现点、现炖、现送、现吃”服务。很难想象,这种带有互联网思维的O2O门店模式,燕之屋早在10多年前就已尝试。

  但很快就发现了问题。门店多了之后,产品品质和服务管理很难做到标准化,手工炖煮也无法保证口感如一。加盟商之间也存在为了利益最大化,选择成本更低的原材料的问题。而且这种模式注定成不了大气候,就像个人代购之于淘宝,只能满足小部分人。

  从宏观角度来看,中国燕窝行业属于贸易型产业,上游原产地不受监管,燕窝缺乏等级划分,而国内市场仅对进口燕窝进行粗加工,产品鱼龙混杂,市场上一片混乱。2011年爆发的血燕事件,就是这种没有标准的行业乱局造成,是燕窝行业血的教训。

  血燕事件导致整个燕窝行业经历了重新洗牌的惨痛时期,大部分同行都投向了风头正劲、利润更高的房地产和股市,而燕之屋依然专注于燕窝,直面血燕事件。埋头研发三年,创新推出“碗燕”,开碗就能吃的纯燕窝,并成功实现零添加剂、零脂肪和零亚硝酸盐的安全标准。

  2014年10月,中国标准化研究院和燕之屋牵头起草的《燕窝质量等级》正式实施,为燕窝行业带来期待和希望,也让行业在规范化和标准化中走得更好。

  尽管国内保健食品行业诞生了几大国有巨头,但在细分领域里,用20年从专营专柜到行业巨头,进而成为燕窝行业质量标准的牵头起草者和标杆企业,燕之屋是当之无愧的翘楚。

  慢一点,20年才刚刚开始

  在这个讲速度的时代,跑快点就意味着能赢得吸引力,赢得覆盖率,赢得销售额。

  一些八竿子打不到的传统饮料巨头,因为看中即食燕窝的市场潜力,纷纷推出燕窝饮料,准备分一杯羹。而同仁堂等“国字号”的中药企业,也推出玻璃瓶装燕窝,利用已有的渠道优势,快速下沉到三四线城市。

  不仅如此,市场上诸如“燕之初”、“燕之纯”和“燕之冠”的品牌,如草莽般拔地而起。不仅名字模仿燕之屋,有的还在产品上直接抄袭“碗燕”的形式,短短两三年就在全国开了几百家加盟店。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为了谋取暴利,价格战就成为杀向对手的武器,“买一赠一”、“积分兑换”等促销大战乐此不疲,更有甚者开始将燕窝“作假”,使用一些刷浆和漂白等技术,非专业人士很难判断。

  市场上还有一种投机行为,这种企业被称为“候鸟式”企业。它们通常是作坊式的,今年酵素行情好就做酵素,虫草行情好就做虫草,燕窝行情好就做燕窝,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速度就是金钱。

  与对手相比,燕之屋的速度是最“慢”的一个,特别是推出“碗燕”以来,燕之屋专营店的数量5年才稳步增长到300家,这个数目别人一年就可以达到。

  燕窝属于一个慢行业。燕之屋的慢,还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作为行业领导者,不能让国内市场需求过快,造成原产地以次充好,僭越好不容易建立的行业标准。打好时间差战术,倒逼上游去改变。

  此外,燕之屋也注重对品牌的塑造,携手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共同打造中国民族品牌,把健康的生活理念传递给全国消费者。2017年,燕之屋获得BRC全球食品标准认证,是全球首家获得该认证的燕窝品牌,预示着燕之屋将走出国门,在全球市场开疆拓土。

  后记

  吴晓波曾说:近年来专心于实业已经十分“落伍”,当年曾被视为偶像的松下幸之助、杰克·韦尔奇等实业家不再时髦,人们更津津乐道的是巴菲特、索罗斯和李嘉诚。

  击鼓传花,不在楼市就在股市,在实业转做投资的圈钱运动中,大多数企业玩着“过把瘾就死”的游戏。这样的中国商业环境下,燕之屋却20年如一日专注于燕窝,坚持以工匠之心做实业,这是一种舍与得的智慧。

  一碗好燕窝,滋润天下人。凭借标准化的碗燕,纯手工的挑毛女工队伍,以及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燕之屋用实际行动捍卫实业尊严,创造了燕窝行业一次次奇迹,这是中国商界的财富,更是中国民族品牌崛起走向世界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