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IT业界 > 正文

互联网时代的量子增长

文章来源:一朝天下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9-13 14:24:18

 

 
1.jpg
信息经济研究专家
《公司增长的本质》作者
北京思创佳域企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创始人
北京深蓝海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合伙人
 
 
 
增长,是一个公司发展永恒的话题。在不同时代、不同时期,增长有着不同的战略和方案。但有谁去探究过公司增长的本质。年轻而又富创新精神的新经济、新管理研究员王春颖老师大胆地提出了“互联网时代的量子增长”理论,提出信息增长是经济增长的本质,将经济增长的本质带进一个全新领域。
 
 
过去,我们发现公司增长主要是由两种增长方式主导。
 
 
第一种:线性增长
 
线性增长是增长速度与时间成一次函数关系,函数图像是一条直线。传统公司的增长方式大多数属于线性增长。
 
第二种:指数增长
 
指数增长也称为引爆点增长。指数增长方式存在一个质变点,公司在达到质变点之前往往增长平缓,一旦过了质变点,增长数量开始指数级加速,指数图像过了质变点陡然蹿升。由于互联网的聚合-扩散效应,多数互联网公司的成长早期,用户数量、IP流量经历了这种指数级爆炸性增长。
 
线性增长和指数增长方式相同点都是公司在连续性增长,增长中间没有断点。这两种方式最后都会触摸到天花板,增长不上去了。例如,智能手机在经历了高速增长之后开始减缓。
 
我们通过对信息以及互联网公司增长模式的研究发现,公司增长还存在第三种增长方式——不连续的增长,我们称之为量子增长。
 
量子增长有效解决了线性增长、指数增长中围绕单轨道增长出现的增长放缓、增长天花板的问题。
 
 
第三种:量子增长
 
量子增长是公司达到一定能量级发生的不连续的增长方式。
 
在量子增长方式下,公司被定义为能量-信息的集合体,信息增长靠能量,当公司达到一定能量级,信息量最大化,信息重组,公司从一个较低能量层跃迁进一个更高级别能量层,中间是不连续的。当然,量子增长也可能是往能量低级别层跃迁。我们书中指的是前一种。量子增长的两个特征,一个是不连续性,一个是爆炸性。不连续性这件事,在量子物理中已经有了证明。
 
 
量子增长的理论来源是什么呢?
 
近代物理学发生了一场深刻的革命导致了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诞生。前者产生了狭义相对论的诞生,后者产生了量子理论。量子论的诞生,是对经典物理学理论的重大突破,它把经典物理学中一切因果关系都是在连续的基础上所建立的经典物理思想方法彻底地改变了,它使人们从根本上改变了只承认连续性和牛顿机械力学决定论的观念。过去,我们认为事物是连续的,然而量子论使得我们对连续性的概念发生了改变。量子理论告诉我们,世界上的事物除了存在连续性,还存在不连续这种现象。量子力学奠基人马克斯·普朗克就说,能量模式是不连续的、是分立的。波粒二象性也告诉我们,光从一个角度观察是波,是连续的,从另一个角度观察是粒子,是不连续的,条件不同,光波表现为波动和粒子的性质不同,取决于我们如何观察,而一切微观粒子都具有波粒二象性。过去的一切事物是连续的观念在微观世界不适应了。世界观变了。从1900年到1930年代,量子力学理论的建立到现在过去了一百多年,这种不连续的观念也从纯物理学理论普及到了大众。在1930年到2010年前,量子世界对人们的影响似乎还不那么明显,如今,科技带领我们已经进入了量子的微观世界,通信已经发展到了量子通讯,芯片已经发展到了量子芯片,计算机已发展经到量子计算机等等。相应地,我们的经济增长和公司增长也进入了范式切换。范式转换本身就是非连续性的。过去公司的增长要么是线性增长,要么是指数增长,当我们把公司作为原子去研究它内部运行规律的时候,我们发现互联网时代公司的增长存在跳跃性,一级跳一级,再跳一级,中间不连续,这个增长现象,我们把它叫做量子增长。我们借鉴了量子力学的观点和理念,将量子物理中能量是不连续和量子能够在同能级之间跃迁这样一种物理学现象,借鉴到社会科学、管理科学中来,用量子物理学中的思想解释互联网时代的公司存在的不连续性增长的现象,这就是量子增长理论的来源。然而,我们并不是照搬量子物理的公式和概念,而是结合信息学、经济学、管理学等学科理论创新性地研究量子增长这一新现象。而量子增长的爆炸性这个特征恰恰是我们研究的范畴,也是公司增长的根源。
 
发生量子增长的原因是复杂的、多方面的,触发量子跃迁这一行为使得公司从基态进入激发态跃迁的背后机制很复杂。我们单从过去客户数量、销售额这些指标上不能完全解释量子增长。传统管理理论解释不了量子增长现象。
 
 
这就需要我们创新理论。
 
互联网时代公司从一个能级跃迁进入另一个能级,是公司增长的轨道发生了变化,也即我们说的在不同能层间跃迁了。公司在不同的能层有不同的运行规律。公司在跃迁之前可能会一直遵循线性增长或者指数增长,跃迁后运行规律发生了变化,公司原来的运行规律行不通了。苹果公司、诺基亚、IBM等基业长青的公司正是在增长过程够经历了这种轨道跃迁才得以持续生存。量子跃迁的形式,我们容易识别的指标,一种是数量激增,如用户数量、流量、销售额等数据急剧增长。例如,全球最大的职场社交平台领英公司目前属于这种方式,用户数量激增,达到临界点,能量态发生了变化,触发跃迁行为,从而公司运营规律发生变化。另一种指标是公司业务经营的种类发生了变化,从一个行业跃迁进入了另一个行业,行业发生了变化。小米公司属于第二种方式,从米柚软件到智能手机硬件再到涉足房地产家装、娱乐等多行业,由于行业种类发生变化,促成了跃迁行为。值得注意的是这两种跃迁行为都不是直线型或指数型的连续增长,而是扩散型的非连续性增长,公司增长的模型从线性型变为网络状扩散型。
 
 
2.jpg 
 
量子增长图
 
无论是数量增长还是种类增长,事实上,我们都可以用比特量即香农的信息量来衡量。互联网时代公司的经营行为都在比特化,无论是资金流、商流、物流、信息流,还是交易流、交往流,最后都是比特流。比特是信息的代名词,“信息”并非仅指数据。信息是和能量、物质一样的存在。信息是熵的刻度,在整个宇宙中存在熵增定律,我们的整个宇宙通过信息增长对抗熵增。正如本文作者所著图书《公司增长的本质》书中所说:宇宙中信息与熵之间的战争是永恒的战争。如果没有信息量增长,我们将陷入持续的无序和混乱之中。信息量增长,统一了社会、经济、公司增长现象背后的本质。
 
熵(Shang)定律是科学定律之最,这是爱因斯坦的观点。我们知道能源与材料、信息一样,是物质世界的三个基本要素之一,而在物理定律中,能量守恒定律是最重要的定律,它表明了各种形式的能量在相互转换时,总是不生不灭保持平衡的)
 
量子增长背后的本质是信息增长。这就将我们过去认知的增长是物质、能量的增长切换到了信息增长的全新框架下。这是一个范式转移。
 
信息增长靠能量,互联网时代公司的能量源头是用户多样化的需求和欲望,是人类的精神能量。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用户,我们每个人都具有能量。互联网时代的公司是一个能量-信息型公司,为此,我们在书中“非平衡系统”一章中构建了公司的能量-信息环,将能量和信息连接在了一起。能量使得信息能够自由流动,信息-能量连续交换、重组,在不确定的某个时刻公司发生跃迁。
 
在公司中,我们人所有的参与过程都是为量子跃迁做准备工作。量子增长是一种增长方式,量子跃迁是一种结果,其背后的机制是信息增长机制。使你的信息更丰富,应该成为我们的座右铭。信息在产生机制——存储机制——激发机制的作用下,信息量激增,达到某个阶段信息的最大化,信息就会发生重组,信息重组伴随着结构性变化,使得杂乱无章的信息具备了大规模同向性,从而触发了量子跃迁行为。
 
量子增长是公司达到一定能量级发生的不连续的增长方式。在此增长方式下,公司被定义为能量—信息的集合体,信息增长靠能量,公司达到一定能量级会从一个低能量层跃迁进一个更高的能量层,中间是不连续的。
 

量子增长的三大机制:
 
 
1信息产生机制——非平衡系统
 
我们重新定义了公司,互联网时代的公司是非平衡系统——连续的信息-能量连续交换中心。系统和平台的区别在于,非平衡系统更加注重不确定性、信息波动、正负信息反馈,信息在远离平衡态的系统中产生,自发重组,使得系统结构升级、生态自生演化。
 
公司达到非平衡系统状态不容易。在自然界中,我们到处可见这种系统,沙漠、丛林、大气、涡旋等。在商业世界,我们并没有这么一个系统可以拿来现成使用,我们需要创造一个这样的系统环境。为此,我们建立了五能层能量-信息环,每个能层又可以分为不同层级,层级越多,子集越丰富多样性,复杂度越高,公司的创新能力越强,信息增长速度越快。
 
 
2信息存储机制——网络和固化信息
 
建立非平衡系统要构建公司网络。网络包涵两层含义,一层含义是非平衡系统的物理结构,即原子的不同排列组合方式形成的信息物理系统。信息在复杂、非周期性的结构中存储更多,增加结构的复杂性。二层含义是,公司的社交关系网络。公司的社交关系网络越广容纳的人比越多,公司网络涵盖的知识技术也就越丰富,产生的信息量越大。
 
《公司增长的本质》中列举了四种模式:工具-社区-生态;软件+硬件+互联网;云+网+端;大数据+云+网+端。
 
我们还要为信息创造尽可能多的物质载体存储信息——固化信息的能力。我们人看做是携带知识、技术和具有想象力、创造力信息的载体,将人的知识、技术、创造力、想象力信息显性化的过程,称为固化信息的能力。主要地表现为人能够制造产品。产品复杂度越高、越丰富多样固化的信息就越多,从而使得信息传播的速度更快更广,使用产品的人增多,累积的知识技术数量和复杂度升级,公司得以扩容,公司存储的信息能力越来越强。
 
 
3信息增长机制——分析计算能力
 
人是一个具有综合分析计算能力的代表。一个系统、一个物体都具有分析计算能力。正是分析计算能力促进了物质重组、信息量激增增长。在公司这个非平衡系统中,我们要获得持续的信息增长,我们需要制造具有超级计算能力的计算机,进行大数据的云计算;我们需要不断地创造更智能的产品来提升系统整体处理信息的能力;我们需要在管理上,尽一切可能将公司的资金流、商流、物流、人流、交往流、交易流、信息流转化为机器能够识别的比特流,供给系统分析计算。
 
互联网时代公司的增长在非平衡系统中,集中表现为公司的网络构建能力、固化信息的能力和分析计算能力,其中分析计算能力是公司信息增长这场永恒之舞中的皇后。信息增长三个机制就是三套相互作用的体系,相互套嵌、相互作用。
 
我们想到了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来说明富比理论的三种相互作用的机制。每年圣诞节,当大家还沉醉在梦乡的时候,圣诞老人驾驶着雪橇车已经悄然的来临了。第二天,好孩子总能够在床头的袜子里或者壁炉旁的圣诞树下得到苹果、坚果、糖等奖品。虽然没有人真的见过神秘老人的样子,但是人们通常装扮成头戴红色圣诞帽子,大大的白色胡子,一身红色棉衣,脚穿红色靴子的样子。这个特征就是我们熟悉的圣诞老人。信息就像这样神奇老人,它会表现出特征,让我们识别它。它会意外地给你通信,通过正负反馈引起波动,引起你的注意,引导你进行重组。如果我们把圣诞老人的驯鹿看作系统的分析计算力能力,掌握着速度;把圣诞老人的雪橇车看做是人创造的储存信息的物质产品;公司网络结构就是御鹿的“缰绳”,掌握着方向和目标,结构变化意味着镶嵌在结构中的模式、特征都要发生变化。三种事物驯鹿、雪橇、缰绳相应地对应着系统分析计算能力、生产复杂产品的能力、构建网络的能力。三种机制、三套系统相互关联嵌套在一起,成为耦合在一起的复杂的非平衡系统。而这三种能力是互联网时代公司的主要进化优势。我们的经济体和社会系统是更加精密和复杂的。有些是系统的系统,相互交织,相互嵌套,复杂多变。
 
构建起三种机制的公司,才有可能具备互联网时代的量子增长能力。
 
量子增长的不连续性、跃迁现象,不仅适用于公司增长,还适应于社会、社区、机构等社会领域。
 
例如,特朗普现象
 
特朗普特立独行的特性和美国传统的政治生态完全不同,特朗普的出现使得美国政治生态发生了巨大波动,一旦当选,美国政治生态会脱离原来轨道向另一个轨道跃迁。量子跃迁现象可能会向更高能级跃进,也可能会向低能级跃进,是一个不确定性事件。新中国的成立也是一个跃迁行为。从中华民国的社会治理机制到新中国的社会治理机制,是完全不同轨道上运行的两个事物。新中国的运行规律使得国家向着更高的能级跃进。我们现在进行的智慧城市建设相对于传统城市也是一个跃迁行为,是运行在不同轨道不同能级的两种现象。类似这种不连续的、从一个能级跃迁进入另一个能级的量子增长现象是普通适应的。而激发它的背后的增长机制是信息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