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健康养生 > 正文

女高管去国外看病亲身经历

文章来源:一朝天下
字体:
发布时间:2015-07-30 14:14:24

 

杨女士是江苏省某公司高管,却不幸染上了肺腺癌。2014年,在国内8次化疗、17此放疗全部失败后,杨女士最终选择了国外医疗。在国内最大的出国看病服务机构盛诺一家的帮助下,她顺利地转诊到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麻省总医院。这是一家全美排名前三的著名医院,在这里,杨女士接受了最顶级的国外医疗服务。
             1.JPG
杨女士接受治疗的麻省总医院外景
麻省总医院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最大的附属医院,长年占据全美最佳医院排行榜的前三。近来,在医疗全球化的趋势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选择到麻省总医院就医。据麻省总医院所属的美国联盟医疗体系国际部副总裁Edwin McCarthy介绍,近三四年来,有大量的中国公司寻求同麻省总医院建立合作,想要转诊中国患者前去就医。但美国联盟医疗体系了解到,这些公司有的毫无经验,半年内就不复存在。为了给患者提供优质、有保障的国际转诊服务,在经过长期考察后,美国联盟医疗体系于2011年与盛诺一家签订了官方转诊协议,并给盛诺一家的医学人员颁发了转诊资格认证,希望中国患者通过官方合作渠道到麻省总医院等美国联盟医疗体系旗下的医院看病。
1.肺腺癌,国内治疗全部失败
为了确诊病情,杨女士先在上海某权威肿瘤医院行肺穿刺,病理提示为(右中肺穿刺组织)低分化腺癌。综合诊断右肺腺癌Ⅳ期(T3N3M1a 胸膜),并进行了基因检测,结果显示EGFR、ALK阴性。在该肿瘤医院专家的建议下,杨女士于2013年8月至2014年2月先后进行了8次化疗。
2014年3月,杨女士再次进行胸部CT检查,提示右肺上叶后段中央型肺癌,伴右肺上叶阻塞性肺炎,并较2014年1月病灶稍有增大。接着杨女士又进行了B超检查,提示右侧锁骨上见淋巴结,不除外转移。综合评估前期化疗无效,病情有所扩展。于是在3月13日至3月17日,杨女士又在上海接受了射波刀治疗。
尽管杨女士的EGFR基因检测为阴性,但北京、上海很多权威专家认为,即便EGFR基因检测阴性,服用易瑞沙仍然可能有效,并一致建议杨女士尝试服用该靶向药物。虽然对专家的话将信将疑,但杨女士已别无选择,于2014年5月口服易瑞沙。
一个月后,杨女士复查B超提示淋巴结较前增大,证实易瑞沙服用无效。2014年6月,杨女士开始进行放疗,短短20多天进行了17次。7月10日的复查结果出来后,提示杨女士右上肺及邻近右下肺内斑块状软组织密度病变、右锁骨上肿大淋巴结,FDG代谢增高,考虑有活性肿瘤组织存在伴淋巴结转移可能。
这意味着,前期所有治疗全部失败。
2.麻省总医院给了她新的希望
2014年7月,通过美国朋友的介绍,杨女士拨通了国内最大的从事出国看病服务机构盛诺一家的咨询电话。
由于去美国看病不仅关系到一笔很大的费用,更重要的是此行几乎成了杨女士的最后一搏,因此她让美国留学的女儿在美国查询了美国排名前十的癌症中心。杨女士了解到:麻省总医院在肺癌方面的科研投入全美第一,并且在1996年就开创了肺癌的基因靶向治疗,现在肺癌病人都知道的易瑞沙、克里唑替尼就是该院做的基础研究。更重要的是,麻省总医院肺癌中心拥有全美最权威的肺癌专家。
出于慎重,杨女士让女儿亲自联系了麻省总医院,院方回复证实了他们与盛诺一家的正式合作关系。杨女士这才放下心,将自己的病历、影像、病理标本寄给了盛诺一家。
杨女士介绍说,盛诺一家为自己构建了“主管医生-签证及行程主管-海外陪同翻译”的三对一精品团队,负责协调她的整个国外医疗事宜。其首席医务官连博士向杨女士推荐的正是麻省总医院,而且因为杨女士得的是肺腺癌,根据病情向其推荐了美国临床肿瘤协会肺癌治疗指南委员会主席Azzoli教授(肺腺癌专家)。因为之前做了很多准备工作,盛诺一家的这种专业推荐让杨女士非常满意。
经过整理病历、翻译病历、医疗邀请函、医生预约信、办签证、到上海面签……杨女士只等了三周,便从北京登上了飞往美国波士顿的班机。
3.国外医疗诊断结果居然不同于国内
到美国的第二天,杨女士就见到了Azzoli医生。因为有之前详尽的英文转诊病历,医生评估病情顺利了许多,并非常耐心地告诉杨女士接下来要做的检查,以及会有哪些医护团队的成员会帮助她。首次面见医生共用了近1个小时,这与国内5分钟定方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杨女士告诉记者,之前在国内做基因检测均是用的以前的病理组织标本,但美国专家告诉她,随着肿瘤的进展,病理和基因突变会有变化。因此第一项检查就是超声引导下锁骨上肿瘤穿刺进行基因突变靶点检测。这一检查结果需4周后才能拿到,杨女士便在医院附近花了4000美金租了一套公寓耐心等待。
在等待期,麻省总医院对之前她在国内的病理切片进行了复核,结果也不是国内诊断的“低分化腺癌”,而是低分化腺癌、腺泡状和乳头状混合型。美国医生的这种认真和严谨的态度让杨女士倍感安心,也让她对将来的治疗充满了信心。
接下来,麻省总医院的医生给杨女士做了基因检测。杨女士此前曾在南京也做过,当时的结果显示没有发现突变,但麻省总医院的医生告诉她,她在中国的基因检测靶点不超过10个,而美国多达250多个。最终结果显示,重做基因检测是完全有必要的,她的ROS1基因出现重排,这意味着,此前服用的易瑞沙对其无效,而另一种靶向药物——克唑替尼会对她的肺癌治疗产生新的变化。
按照国外医疗方案,杨女士不用进行手术,只服用靶向药物,每三个月进行一次复查。目前,杨女士已经回到中国,不久前在南京完成了复查,结果显示肿瘤缩小了一半,转移病灶已经被控制住了。
 
    普通患者可能对基因突变没有一个比较具体的概念。事实上,基因检测治疗在国外医疗界已经与手术、化疗、放疗一起成为癌症病人的四大治疗利器。中国患者到国外医疗,一旦检测到基因突变靶点,就有相应的靶向药物可以服用,对癌症治疗起到至关重要的影响。据为杨女士提供转诊服务的出国看病服务机构盛诺一家连博士介绍说,ROS1基因在100个肺癌患者中仅有1人会有重排现象,即发生突变,杨女士正是这幸运的1%。但正是这1%的几率,改变了杨女士的命运。国外医疗,的确是一件风险与机遇并存的事,风险可能局限于金钱损失或者对国外医疗制度的不适应,而机遇,则可能为癌症患者带来新的希望:延长他们的生命,或者改善他们的生活质量。出国看病咨询电话:400-666-1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