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 两性保健 > 正文

专访NADH第一人伯克梅尔

文章来源:一朝天下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8-01 18:06:10

 伯克梅尔(George D. Birkmayer)教授今年76岁,一直活跃在细胞生物学、国际肿瘤学的最前线。按世俗标准,他早已功成名就——美国CELFULLTM的首席科学家、多所国际知名院校的教授,著作等身,获得的荣誉数不胜数,是多个行业的资深权威,公认的NADH研究第一人、应用之父。但最令年轻人敬佩的是,他依旧孜孜不倦一直在学习、进步、成长,成就学术领域的高峰。

怀着敬佩的心情,我们来到奥地利,和教授面对面深度讨论,希望能够探寻NADH应用的根源。采访前,教授的助手告诉我们,伯克梅尔(George D. Birkmayer)教授作为国际肿瘤学肿瘤标志物研究院院长,近些年致力于研究NADH对肿瘤患者身体机能康复的作用,并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到了约定时间,伯克梅尔(George D. Birkmayer)教授准时出现在会议室,身材高大的他看起来非常健康,有着同龄人没有的精神劲。对于我们的到访,伯克梅尔(George D. Birkmayer)教授非常欢迎,他第一时间向我们讲述了作为CELFULLTM首席科学家,他和他的团队在NADH应用的上的研发历程和最新研究成果,这让我们充满了兴趣,和伯克梅尔(George D. Birkmayer)进行了深度的探讨。

:能否请您介绍一下什么是NADH

NADH是一种辅酶,全称为还原型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又称为还原型辅酶I。它最早被发现于1903年,是由科学家Sir Arthur Harden发现的。他发现在酵母发酵过程中需要一种重要的辅助因子帮助促进发酵,并且此因子是人体中发现的所有辅酶中最重要的,因此命名为辅酶I(NAD),其还原型为NADH。1934年,科学家Otto Warburg和Christian发现了NADH在氧化还原反应中具有重要作用,随后几十年,大量科学研究揭示了NADH在细胞功能方面具有的重要作用,如参与线粒体的产能、参与重要信号传达通路、帮助DNA修复、免疫应答、细胞信号的转录与调控等。

:您是怎么会想到将NADH运用到临床的

这是在1978年,我和我的父亲共同发现的。NADH是一种生物形式的氢而且非常的不稳定,把它暴露在桌子上,一夜之间它的成分就被全部氧化掉了。

我的父亲发明了用左旋多巴传治疗帕金森的传统方式,有很多来自海外的病人来找他,但是其中很多美国人服用之后没多久药效都消失了。因此我父亲和我说,小乔治,我供你读生物化学,现在是时候用你的知识来想想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了。作为一个生化学家,我知道大脑产生左旋多巴时需要足够的NADH协助,于是我找了一家维也纳大型实验室来帮忙,他们可以提供一定的NADH。我把NADH给到我的父亲,当他第一次用到患者身上的时候,产生了显著的效果。

因此我们改进了治疗方式,这名患者从开始很难从椅子上直立起来到后期可以正常行走,在NADH的刺激下,他大脑中产生了左旋多巴。后来,我们为了能让NADH被更广泛的使用,经历了4年半的时间苦心钻研终于研制成了稳定且可被人体吸收的NADH片剂。自此之后,NADH开启了临床应用的时代,尤其是在癌症、抗老化、抗疲劳等领域。

:NADH与目前癌症主流的治疗方式是否有冲突或矛盾之处?

伯克梅尔教授:目前肿瘤主流的治疗方式为手术、化疗、放疗。其中涉及到NADH的最主要是化疗、放疗。而化疗、放疗在杀死肿瘤细胞的同时会杀死大量的健康细胞。因此,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在接受化疗、放疗的同时,身体会变得极度虚弱,甚至不少人因此而丧命。而NADH是一种对人体没有任何伤害的物质,对于正在接受化疗和放疗的病人来讲,NADH不仅对肿瘤本身具有作用,并且还可以改善他们的体质,增强免疫力;提供细胞能量,从而改善生活状态。因此,NADH不仅不会与主流的治疗方式存在冲突或者矛盾,相反,可以对主流的治疗方式起到辅助作用。比如:正在接受化疗、放疗的病人,白细胞和红细胞都会下降,但是如果同时服用NADH,则可以保持红细胞和白细胞的数量。另外,我这里有不少病人是因为知道化疗、放疗对身体会造成巨大的危害,从而放弃采用化疗、放疗的。在我这里,我用NADH对他们进行治疗,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追问:那您在给他们治疗的时候,使用的是什么规格的NADH,一天的用法和用量是怎样的呢?

伯克梅尔教授:我使用的是20mg的片剂,每天4~8片。举个例子来讲:每天分四次,每次1片或者2片 。分别在8 点、11点、下午14点、下午17点(即每隔3小时),空腹 服用(餐前30分钟以上)

:NADH的基本作用是为细胞提供能量。那是否也会给癌细胞提供能量从而助长癌细胞?

伯克梅尔教授: 不会,因为细胞的癌变正是因为它们自身缺乏能量(即ATP)所致。因此,补充NADH不仅不会助长癌细胞,而且可以使癌细胞变得正常(使细胞有足够能量控制自己的分裂)。

:NADH对于癌症辅助的作用机理

伯克梅尔教授: NADH主要从4个方面来帮助我们身体对抗癌症。首先,癌症不是一簇而成的,它是一个发展的过程。其发生的第一步是因为DNA被致癌物质攻击造成了损伤,这个时候我们需要DNA修复酶对其进行修复,所以NADH的第一个作用就是激活DNA修复酶帮助修复DNA,预防癌症的发生。其次,NADH是超强的抗氧化剂,可以帮助清除体内的自由基,所以它的第二个作用是阻止癌症生长。第三个作用是NADH可以提供人体能量,阻止癌细胞的增殖。最后,NADH可以激活NO合酶,促使NO的合成。NO可以溶解癌细胞,防止其转移。所以,NADH可以全方位预防癌症。

:吃NADH,对身体有哪些影响?

伯克梅尔教授::我自己吃NADH已经超过了50年, 你可以看到我自身表现出更多的能量、精力、反应等,你可以猜猜我几岁?我有朋友比我大20岁,每天都在服用。

在讨论的尾声,伯克梅尔(George D. Birkmayer)教授表示,作为CELFULLTM的首席科学家,他一直致力于NADH的应用研究,并已推出专注于细胞养护的健康品牌——CELFULLTM NADH,未来他希望能够积累更多的经验和最权威的指导意见,更多的投入线粒体素NADH更具突破性的研究和应用中,将更权威的理论和更科学的技术带给广大用户,为人们的健康保驾护航。

关于伯克梅尔(George D. Birkmayer)教授

伯克梅尔(George D. Birkmayer)教授出生于1941年奥地利维也纳,是医学博士Walther Birkmayer教授的儿子(父亲是医治帕金森综合症药左多巴L-DOPA的发明者)。他先后在奥地利维也纳大学、慕尼黑大学、旧金山加州大学等著名研究所担任教授,并带领自己的科研团队尽心研究NADH。他是世界知名的生化研究者,NADH(还原型辅酶Ⅰ)的应用之父,是确认NADH在身体机能与器官细胞发展及能量传输上重要性的第一人。同时,他是国际肿瘤学肿瘤标志物研究院院长,美国纯菁(Puressence Bio-Tech USA)的首席科学家,对于NADH与肿瘤之间的关系研究长达三十余年。他还是Birkmayer帕金森综合症医疗研究院的医学主任。通过研究NADH与癌症、帕金森症、阿尔海默病、抑郁症、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等多种疾病的关联后,通过临床研究治疗,已经治愈过患有以上疾病的数千位病人,在医学界具有非常大的权威性。

关于CELFULLTM

CELFULLTM NADH是纯菁生物科技旗下专注于细胞养护的健康品牌;在全球率先推出高纯度NADH(还原型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还原型辅酶Ⅰ),其安全、高效的品质涉及多项国际、国家专利。此外,其在中国设有微信公众号(ID:CelfullNADH纯菁生物)便捷、全方面服务更多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