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理财生活 > 正文

青岛崂山南宅科 集体财产哪去了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1-29 18:11:24

核心提示:日前,青岛市崂山区南宅科社区多位群众向媒体投诉,反映其所在社区多名村干部集体贪污,以假合同等形式直接将社区巨额资产装进了个人腰包,以解决大龄青年解困房名义建设的楼房,也被村干部大量“空手套白狼”卖给了外乡人,致使村里在赔钱赔地的同时还欠下了巨额外债。问题果真如此吗,记者展开了调查。
 
投诉 巨额集体财产去向不明
 
“记者同志快帮个忙吧,俺村里的村官逆天了,村里的集体财产,他们不择手段往家里贪,再这样下去,俺村里卖光了也填不满他们的无底洞。”1月22日,记者接到举报赶到青岛时,一见面,几位崂山区南宅科社区的群众就迫不及待地向记者诉苦。
 
村民们给记者递过来一大摞举报材料,反映的内容林林总总。在举报材料的后面还附上了大量村民小组长和村民代表等按着手印的联名签字。记者注意到,虽然采访地点是在远离崂山区的青岛市的另一的辖区,但村民们还是左顾右盼,警惕异常。他们表示,南宅科社区的党总支书记权势太大,他们害怕报复。尽管他们是实名举报,但为了保护举报人,记者还是隐去了他们的真实姓名。
 
村民代表宋振伟(化名)给记者归纳了几个主要问题,一是党总支委员宋振队涉嫌贪污社区的土地及地上附着物补偿款20万元;二是宋振队等人涉嫌虚构合同侵吞政府下拨的巨额绿化工程款;三是党总支书记宋振奇等人涉嫌借社区解困房工程之便疯狂侵吞集体资产;假借探亲之名挥霍集体资产集体去台湾旅游等问题。
 
“已经向上级反映多次了,没人管,没办法俺才找的记者。去年,中央光顾着打老虎去了,俺身边的苍蝇蚊子扑面,小官巨贪严重,他们的危害比那些大老虎有过之而无不及。”宋振伟说。
 
问题一 补偿款装进了个人腰包
 
在村民的反映材料上记者看到,2015年4月,青岛东部电气有限公司在位于崂山区南宅科社区的李宅路和李沙路新建35千瓦的输电铁塔,给了该社区土地和地上附着物补偿款20万元,该项目由社区党总支委员宋振队分管。
 
“这笔钱至今也没有进到我们村(社区)的账户。我们去青岛东部电气有限公司核实,人家在2015年4月18日就把这笔钱给我们了,被宋振队用一张‘崂山区鹏磊花卉园’的协议和收款收据领走了,然后直接存到了他自己的账户,至今还在隐瞒。”村民宋振宇(化名)说。
 
从宋振宇递过来的多张证据上记者看到,南宅科社区党总支委员宋振队以“崂山区鹏磊花卉园”的名义和青岛市东部电气工程有限公司签订了“输电线路工程建场费补偿协议”,约定甲方向乙方补偿土地和青苗等费用20万元。2015年 4月18日,崂山区鹏磊花卉园向甲方青岛市东部电气工程有限公司出具了一张编号为3594410的收款收据,该笔款项随后被打入了902020111016201318323宋振队的个人账户。2015年4月29日,青岛东部电气工程有限公司书面证明,该笔资金确是占用南宅科社区境内土地苗木等的补偿款,该协议由宋振队签订,款项也由宋振队领走。
 
记者从工商登记个体查询结果得知,崂山区鹏磊花卉园的负责人名叫范洪磊。
 
“范洪磊是俺村书记宋振奇的表妹夫,他这个公司和俺村没有任何关系,这20万也就是从他公司走个账罢了,宋振队的个人账户实际是宋振奇开的,是俺村的小金库。”村民宋振宇认为,青岛东部电气公司占用的是南宅科村的土地,要签合同也应该是南宅科村,补偿的资金也应该进入村集体账户,都不应是鹏磊花卉园,更不应是宋振队的个人账户。
 
宋振宇介绍,宋振奇为了占有该笔款项,还找出了一个不存在的理由,“他们说工程占用了他们的绿化地了,其实那些绿化工程镇里已经给完他们补偿了。再说了,就算占用了他们的绿化苗木,那么,他们能得到的也仅仅是青苗补偿费,土地占用费还应该是村里的,也不应该装进个人的腰包。”

\


 

举报人说,青岛东部电气公司占用南宅科村李宅路上的7棵输电铁塔的20万补偿款至今还在党总支委员宋振队的个人账户里。
 
问题二 虚假合同啼笑皆非
 
在采访中,村民宋振江(化名)拿来了整整齐齐厚厚的一摞“2012南宅科社区绿化工程明细表”,明细表上标明了该工程的位置、内容、合同工期、承包方式以及造价等名目。记者看到,合同标的额是15636800元,承包方是“崂山区东兴盛市政工程部”。在分解成37个均不超过50万的合同段之后,分别被分包给了宋振超、宋振生和宋振志三个人,其中宋振超承包了29个合同段,金额11987000元;宋振生承包了5个合同段,金额2259000元;而宋振志则承包了3个合同段,金额是1390000元。
 
“这个政府绿化工程里面的猫腻可太多了,学问大着呢。首先,政府项目应该公开招标,这个没有;第二,崂山区东兴盛市政工程部不是工程公司,它没有资格承揽造价超过50万的绿化工程,所以,上级把这个项目给了我们村以后,宋振奇就把这个大项目分解成了37个小项目,这37个项目,没有一个单项造价超过50万元的;第三,这37份合同全部是假的。”宋振江告诉记者,经过众多村民认真核实,村民宋振超承包的造价11987000元的29个合同段,其实他一个也没捞着干;宋振生承包的造价2259000元的5个合同段也没捞着干;这37个标段实际都是书记宋振奇的弟弟宋振志一家干的。
 
工商登记查询显示,“崂山区东兴盛市政工程部”的法人是一个名叫王积臻的人,注册于2012年10月26日,核准日期是2012年11月5日。村民们说,王积臻是宋振奇妻子的亲外甥。在这个绿化工程中,东兴盛市政工程部实际什么也没干,仅是挂个名。
 
“更荒唐的是,这个绿化工程宋振志其实早已着手施工了,为了弥补政府项目必须招标和书记的弟弟一人独揽的问题,他们就用王积臻的名义现注册了一个公司。工期要求50天,2012年4月5日开工,5月25日竣工,结果这37份合同上全都是这么签订的,签的同一天。总支委员宋振队代表俺村作为甲方签的字,宋振超、宋振生和宋振志分别代表乙方东兴盛工程部签的字。宋振生还是俺村里的工作人员,他怎么就是东兴盛公司的人了?最滑稽的是,2012年5月25日工程已经竣工了,那个时候崂山区东兴盛市政工程部还没有成立,合同竣工日期比东兴盛工程部名称的核准日期11月5日提前了半年。签假合同都闹出笑话来了。”宋振江翻着一张张合同告诉记者。
 
宋振江补充说,就算书记的弟弟一个人独揽工程也不要紧,他只要保质保量完成,该给村里的钱给村里就行,结果,总长1000余米的公路两侧绿化项目,他们的合同总造价是15636800元,实际连500万的资金都没用了,区政府第一次给他支付了5398800元,2015年1月20日,崂山区沙子口街道又将绿化工程余款4809699.29元拨付给了南宅科村委,2015年10月,书记宋振奇将此巨款直接转入了以他自己为法人的私营企业“青岛天植鑫园水产有限公司”,装进了个人腰包。
 
“早在街道把这个绿化项目交给村里的时候,宋振奇不是考虑怎么公开招标,而是召集村委成员,让他们每人拿出30万入股,共同完成这个项目。不料次日他又变卦了,说‘我看了,你们这些穷鬼,每人拿出30万也不可能,这样吧,你们别干了,我自己干,完工后给你们每人2万分红。’项目成了他个人的了。结果干完了活,他再也不提给村干部每人2万分红的事了。直到2015年12月20号,有村民开始反映他这一个问题,他害怕了,又自己伪造了一个会议记录,说这样干是上届村委的集体决议,又把上一届的老委员们叫来,让他们补充签字,每人发2万。结果有的老委员当场就不干了,既没拿钱也没签字。有的拿了2万,现在很后悔。他伪造的会议记录也被他拿回了家。”宋振江说。
 
村民们还告诉记者,项目完成后,需要向街道上报一个审计报告,宋振奇找到了一家工程核算公司,要求该公司为其出具一个1100余万元的审计报告,因为完成的工程质和量压根用不了这么多钱,那家公司发现问题严重,权衡再三不敢干,最后宋振奇不得不另找一家工程造价咨询公司为其出具了10208500.23元的结算审核报告。

\


 

举报人说,位于崂山区李沙路和李宅路不到1公里范围内的两侧绿化苗木无论如何也不值500万元,剩余的钱款全部被转入了党总支书记宋振奇的个人账户。
 
问题三 解困房成了摇钱树 
 
近年以来,青岛市城市建设突飞猛进,周围的农村也“由村变居”被纳入了城市整体规划,位于崂山区沙子口街道的南宅科村也不例外。为了符合将来城市整体规划,青岛市冻结了这些村庄的宅基地审批工作,部分村庄出现了居住紧张、大龄青年急需婚房的现象。为缓解这一问题,青岛市各区特批各村可以建设部分解困房,解决本村大龄青年的婚房问题。2009年,南宅科社区也决定在该村的西北山小村建设解困工程。2013年底,工程全部竣工。
 
“这个工程也叫‘沙子口街道第二期大龄青年解困房项目’,法人代表是街道办事处原主任姜学环,但是俺村书记宋振奇却是以‘青岛新科园置业有限公司’的名字和‘青岛创业置业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地产开发合同,最初上级批准使用的是33.8亩土地,他们私下实际占用是67亩,多占了33.2亩,没经过国土和规划部门的审批。”和宋振伟宋振江一同来找记者反映情况的南宅科社区居民宋振阳(化名)告诉记者。
 
记者查阅工商注册资料,青岛新科园置业有限公司是崂山区沙子口街道南宅科社区的集体所有制企业,成立于2010年9月3日,注册资金1000万元,法人宋振奇,监事宋振队。
 
村民宋振阳说,这个集体企业在注册的时候,没有经过村民代表大会或村两委会的审议通过,是村书记宋振奇私自注册的,这个公司成了南宅科社区“丧权辱国”的代表。
 
“为什么说丧权辱国?算算账你就知道了。67亩地是俺村出的,33.8亩地的1038万元的土地出让金也是俺村出的,拆迁补偿费1800万元还是俺村出的,不算土地,光资金就用了2838万元。结果呢,盖出来的16座楼房312套房子,70%也就是222套房子归对方,30%也就是90套房子归村里。按照40万一套算的话,村里得到了3600万,对方得到了8000多万。等于俺村白白给了人家68亩地!”宋振阳认为,既然收益70%归对方,那么,33.8亩地的土地出让金和拆迁安置费对方也应该承担70%,联合做买卖怎能光有收益没有投入呢?按照现在崂山区建设用地每亩均价300万计算的话,光多用的33.2亩土地,他们就白白侵占了村里将近一个亿,还不包括白白多占的33.2亩土地。
 
他还认为,既是建设集体解困房,那么所有的重大步骤都应该经过村两委会审议批准并向全体村民公示,按照青岛市的规定,占用10亩以上的二级耕地,需要青岛市批准,才能改变土地性质,但整个项目从签订合同到用地以及拆迁等等全都没有这些程序,都是村书记宋振奇一个去洽谈签订的。
 
宋振江还告诉记者,早在开发之前,村里就按照每户10万的标准向180户村民收取了1800万元预购房款,为何最后只得到了90套房子,另外90套房子哪去了?
 
“以我们村书记为首的几个总支委员简直是无法无天了,他们没有经过任何政府部门同意,私自刻制了‘沙子口街道南宅科社区居民委员会居民楼管理专用章’,私自购买收据,对外收取预售款和购房款,以此印章对外卖了312套房屋和222套储藏室,收取售楼款1.6亿。这些钱大都没有进入社区账户,而是进了部分干部或者他们亲属的账户。”举报人宋振球表示。
 
宋振球告诉记者,村里的这些房子建好以后,原本是以每平方米3500元的价格向本村村民出售,解决大龄青年婚房用的,结果被村干部们以亲朋之名私下截留了下来,以每平方米7000元的价格向外村出售,卖出以后再向村里交3500,空手套白狼一平方就挣了3500元。村干部们多的截留了10-12套,少的也有3-4套。其中经村会计宋成书之手就截留了3套,另一会计曲红截留了5套,党总支委员宋振队就买了10套,村书记宋振奇的手下更多,原来至少十六七套。他的女儿宋智媛干脆就在小区里开了一家名叫“好日子”的房屋中介所。
 
“村民给宋振队取了个外号叫‘和珅’。2015年秋天他家新装修房子买家具,总共花了多少俺不知道,他老婆在村里显摆(炫耀),亲口说的,光一张床就花了18万。一个村的党总支委员,没有第二职业收入,他哪来的钱买的10套房子,两套别墅,哪来的钱购买的奢侈家具?”宋振球质问。
 
村民们还告诉记者,这次解困房项目里面还有一个漏洞——车库。解困房小区里的所有车库都是村书记宋振奇的弟弟负责建设和销售,总共120多套,以每套13到15万元不等的价格向外出售。宋振球说:“所收款项都是会计宋成书开具的收据,共收款1600多万,这些钱仅有1/3收归集体账务,另外2/3不知去向;另外,小区里共有3000多平方米的网点房以每平方米1.2万的价格向外出售,这一笔就是3000多万,这些钱一分也没有进入社区集体账户,去向不明。”
 
“房子建好了,也快卖完了,估计他们钱也挣到手了,接下来就该‘扫尾’了。他们把没经过集体批准注册的集体所有制‘青岛创业置业有限公司’给注销了,注销时还是既没经过审计也没经过村两委批准清算,注册的时候就是宋振奇和宋振队两人知道,注销的时候还是只有他们两个知道,清算组就他们俩。神不知鬼不觉。”村民宋振球说。
 
记者从工商登记资料上看到,“青岛创业置业有限公司”的注销日期是2014年11月18日,17日的清算报告上记录,清算组组长是村书记宋振奇,清算组成员是宋振奇和宋振队二人。其中第二条“清算企业债务清偿及剩余财产分配情况”的第3项注明:“债权债务已全部清理完毕,现对外无外债。”同日,“青岛新科园置业有限公司股东决定——关于确认公司清算报告的决定”上载明“本公司清算组出具的清算报告已经公司股东审议确认,报告不含虚假内容,如有虚假,股东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股东的盖章是“青岛市崂山区沙子口街道南宅科社区居民委员会”。
 
“这两个人的清算报告可把俺村坑了,清算报告说公司不欠外债,实际还欠了4家施工队的1800多万外债,这些钱将来还要俺村里偿还。俺村共1100口人,平均每人倒欠了1.6万。地没了,钱俺可以不要,但是不能倒贴钱吧?”村民宋振球不解地问。

\


 

村民们表示,宅科社区解困房项目上级批准使用的土地是33.8亩,而实际使用的是67亩,另外多占的33.2亩土地未经任何审批,也未支付任何费用。
 

\


 

举报人说,解困房小区里的120多套车库都是村书记宋振奇的弟弟负责建设和销售,共收款1600多万,其中2/3去向不明。
 
核实 解困房外地人也可以购买
 
1月27日,记者以外地购房人的身份拨打了“好日子”房屋中介所的售楼电话1866……879,一位自称姓宋的女士告诉记者,宅科社区的房子很好卖,外地人也可以买,现在早已卖光了,她手里只剩下了一处由两个套一的房子打通后的户型,大约115平方米,价格115万;另外两个套二的房子都是86.9平方米,外加一个十多平方的地下室,价格66万一套,大约每平方米7100元,但那两套房子是村里的人员购买后转手出售的。她的手里另外还有一些车库,价格是每套13万。鉴于记者是外地人购房,这位女士表示,这些房子都是村里发放的小房产证,但小产权证也是村书记签的名字,绝对没问题,她让记者放心。
 
举报人证实,接电话的就是书记宋振奇的女儿宋智媛。
 
1月28日,记者又分别给承包绿化工程的宋振生、宋振超和村党总支委员宋振队以及党总支书记宋振奇打去了电话,并发去了请求采访的信息。
 
听说是记者采访,宋振超哼哈了几句以后就再也不接电话了。
 
宋振生在电话中表示,当初在签订绿化工程合同的时候,之所以每一个合同标的额不超过50万,是因为有规定,每个合同不能超过50万,至于这5个标段的活是不是他干的等等问题,因为记者采访时会录音,所以他什么也不能说了。
 
但随后,宋振生又给记者打回了电话,希望记者告知是谁牵头将问题反映给了媒体的。
 
而党总支书记宋振奇的185……7677和总支委员宋振队的1396……3593号码,是电话不接,短信不回。
 
现实 村民和村官待遇之差
 
采访中,反映情况的村民告诉记者,南宅科的村官和老百姓现在的矛盾已经严重分化到了“阶级斗争”的程度,在一次村委组织的党员聚餐中,党总支书记宋振奇放言,“别看我个子小,但是在南宅科,也只有我能统治得了!”2015年中秋节和重阳节,村主任提出要给村里的老人和军属以及特困户发放些过节慰问品,结果被村党总支的4个人给否了。
 
村民们还告诉记者,这16座楼房原本是打着为大龄青年解困的旗号建设的,而现实情况却是,总共312套房子,卖给本村大龄青年的不到30套,而本不该卖给的外村人却谁都可以购买。村民们还给了记者一份不完全统计,该村现在至少还有22名大龄青年都没有买到解困房。
 
村民宋成军(化名)说,更荒唐的是,在建设小区的时候,因避讳不吉利的“14”数字,整个小区没有14号楼的编号,由此,总共16座楼房出现了17号楼的现象,就是这个17号楼,宋振奇也用上了特权,安排施工队将该号楼建成了“干部楼”,其他楼房都是2.6米的层高,而17号楼的部分楼层层高却是2.9米。这些空间较大的楼房全部被宋振奇的近亲属和围绕在他周围的村干部们预留,且不用交纳每户10万元的预付款。
 
宋成军还告诉记者,村书记宋振奇还有一个爱好——打人。
 
“建小区的地方原来都是我们村的可耕地,有的村民是种的茶。俺村一个村民宋成亭的就种了1.3亩茶园。征地的时候,不管有没有茶园,按照每个村民1000元给的补偿,但是补偿结束后,村书记又对他那些有茶园的亲戚每户私下给了3000元的额外补偿。宋成亭的老婆听说后,也去找他要。要了2年也没给,第三次找他要的时候,他就火了,说‘南宅村的钱都是我的,我爱给谁给谁!’然后就把宋成亭的老婆给打成了轻伤,公安到现在也没处理。”宋成军说。
 
宋成军还告诉记者,宋振奇打人的事时有发生。2011年秋天,村民李竹婷也是因为土地补偿款问题,在宋振奇的指挥下,在施工现场就被就被其雇佣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人员抬起来扔进了深沟,李竹婷被当场摔昏。
 
同一天,宋振奇的四婶也因补偿问题被其雇佣的社会人员抬起来扔进了铲车铲离了现场。
 
“你知道他的胆子哪来的吗?他的亲表哥是原来崂山区公安局长后来是青岛市公安局反恐支队长的赵敏,他就是仰仗着赵敏才敢为非作歹称霸一方,在崂山区他是六亲不认,想打谁打谁,想骂谁骂谁!因为和黑社会头子聂磊有关,现在赵敏被判了八年半,宋振奇的嚣张气焰已经收敛了好多,要不更猖狂。”村民宋振球说,他们和宋振奇都是一个村的,同根同宗,连这些一脉相传的近亲属都不支持他了,说明宋振奇彻底失去了人心,气数已尽。
 
“一次我给他提意见,我说你们想捞钱可以,你们吃肉,能不能让老百姓喝口汤?土地被你们占去了,房子也被你们卖了,但是哪怕你们预留出来60套房子,咱村里的大龄青年基本就够了,为什么不预留?他(宋振奇)说,‘我就特意不卖给他们,当初我向他们收取10万预售款的时候,他们不给,等着看我的笑话,现在想买房子,晚了!’其实老百姓不是不支持他,2012年的时候,很少有能一把拿出10万现金的村民。他是空手套白狼,用老百姓的预购款来建房子。这帮人多狠毒,他们吃肉,连口汤都不给老百姓喝!”采访中,60多岁的村民宋成林(化名)一边流泪控诉一边诅咒:“这些苍蝇已经嚣张到了该遭天谴的地步了,自作孽不可活呀,他们自己作死,谁也救不了他们。”
 

采访的最后,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宋振奇其实很有钱,他用侵吞的集体资产9000万元和崂山区中韩街道的一个村的党支部书记合伙买地,准备开发房地产,结果另一个村书记东窗事发锒铛入狱,宋振奇的9000万也打了水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