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爆料 > 正文

细数内蒙包头老赖人大代表菅少霆的霸道浊行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2-24 15:03:16

   原标题:细数内蒙包头老赖人大代表菅少霆的霸道浊行

   菅少霆和他的企业,在内蒙的包头市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本身是包头市人大代表,身价号称十几个亿,可是很少有人知道,这位人称“少帅”的企业家,发家之路却充满着霸道且满是浊行。
 
   浊行一:借别人1600万起家却十年一分不还
 
   吕文斌只是包头市的一个普通商人,他与菅少霆曾是好朋友。十年前的2006年到2007年间,此时生意很好的吕文斌以个人的名义,借给了在生意上才刚刚起步的菅少霆前后共3500万元,并约定利息以每月2分计算。一直到了2011年,菅少霆以本人和公司的名义,先后十几笔还款后,还余下1652.83万元没有还。 2014年,吕文斌在无奈情况下,将菅少霆和他的公司“包头吉泰稀土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告上法庭。法庭上,面对原告吕文斌拿出来的确凿证据,菅少霆不得不承认这笔借款,但强调当初借钱时没有谈利息,是无息的。

   2015年6月,包头市昆都仑区人民法院判处菅少霆和他的公司还吕文斌1652.83万元本金另加800万元的利息。菅少霆不服,上诉到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包头中法于2016年3月下达判决,以“有新的证据”为由撤销了昆都仑区法院的原审判决,发回重审。2016年12月,昆都仑区法院重新下达了判决,将还款人由一审的菅少霆与公司共同还款变成了菅少霆一个人还款,理由为无论是借款凭证上还是这借款打入的帐户,都与公司没有关系。到此,此简单的欠债还
钱案该进入到执行阶段,可是,菅少霆又再次上诉到包头市中法,理由一大堆,但总结起来完全可以用“强词夺理”或“耍赖”来形容。吕文斌说,他的这种做法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不想还一分钱,而且,到目前为止,这个判决一年多了也没有判下来。

 


 

   浊行二:白白抢走别人12%的股份
 
   在呼和浩特市有个武川县,这个县有个“武川县天诚矿业有限公司”。2007年,这个企业成立时,吕文斌以40万一股入股了480万元,占公司股权的12%,此时菅少霆的股份才占47%。这家企业从一开始到现在,因企业手续等问题,始终没有正规地进行生产,但这家企业都是由菅少霆负责管理着,因他占的股份最大。

   五年前的2013年,吕文斌因受别人拖累,进了准格尔旗看守所,一年之后出来时,他发现,自己的480万所占12%的股份,却莫名其妙地变到了菅少霆名下,菅少霆的股份也从原来的47%涨到了59%,完全成了公司的主人。为此,吕文斌多次找菅少霆理论,要么还钱,要么要股份,可是,菅少霆却置之不理。

   吕文斌还说,他有一台价值330万的高档奔驰车,菅少霆借去用了,可这一借就是五年多不归还,也不给租金,去要也不给,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找到个朋友当中间人,才将这台车要了回来。

   吕文斌曾有一家酒店,酒店里价值400多万的设备和用品,菅少霆全部拿到了他企业的餐厅使用,在吕文斌钱很紧时,要求他给些钱,但是,菅少霆就是不理,仍不给一分钱。
 
   浊行三:1600余万只想给120

   就在吕文斌将菅少霆告上法庭并判他还1652.83万元本金另加800万元的利息后,菅少霆不说一分不给,对吕文斌说:“我给你120万吧,这是你打官司的起诉费”。就在三十多家网媒将此事报道出去后,迟迟没有下判决的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出面调解了,菅少霆刚开口时还是120万,后来涨到400万,最后又涨到了500万,这还债就如同在拍卖行竞拍一样,一点一点往上涨。法官也觉得这个数不合适,于是,负责调解的法官喊出一个数:“800万,老吕你看行不?”吕文斌抬脚走人,“法院判多少我要多少,一分也不能少”。从此,这还钱的事又放下了。

   记者调查中了解到,这位菅少霆不仅借了吕文斌的钱,还借吕文斌朋友500万,这是2007年的事,二分利的利息只还到了2012年年底,到现在,连本带利又近1000万了,他仍然拿出老赖的方式,不还了。
 
   记者手记:菅少霆的身价全是赖来的?

   不管是从菅少霆自己的口中,还是他们自己的对外宣传,“身价十几个亿”、“内蒙100强企业”等,不断地充斥着人们的耳朵和眼球,于是有包头企业内部人士说:“菅少霆的身价是赖来的,最起码起家的资本是这样”。

   吕文斌与菅少霆之间事,欠债还钱本是件不大的事,对这身价十几个亿的菅少霆来说,还一千多万也不算什么问题。可采访完此事,记者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痛,痛在什么地方? 

   先说说这位人大代表中的常委,明知道欠钱却还百般抵赖,凭的是什么?不还是自己的身份和与市及自治区里领导的关系?菅少霆及其公司的人都知道,没有吕文斌当初借给他的3500万,哪来以后公司的红火?哪来今天十几个亿的身价?这钱明明是全投在公司上了,可他却动用关系,百般抵赖,硬将公司行为弄成自己的行为,其目的还是不还钱。     

   在包头,有法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法院接手菅少霆的案子,是进退两难的,因他常常动用市人大及多名代表来干扰他们办案,这让他们十分的头疼。   

   这几年来,人大代表成“老赖”的新闻不断发生,到最后一细查下来,有这样德行的人大代表,不是花钱买来的就是领导指派的,所以记者在想,菅少霆这个人大代表到底属于哪一种呢? 

   再说说这包头市人大,菅少霆平时的所做所为,能不知道吗?知道了,就该过问一下吧,不过问任其这样霸道下去,那这个市的人大不是失职又是什么呢?   
 
   吕文斌的讨债之路已走了三年,他说他这三年如过三十年,因他的对手太强大,太蛮横,背景也太深,不过,他还是信心十足。他说,他相信中国这个法制的社会,更相信包头的两级法院都会用法律来给他撑腰。(鲍峰 文并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