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爆料 > 正文

山西阳泉:一个罪恶的地下王国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6-10-18 10:58:15

一个罪恶的地下王国:这不是小说,也不是在国外,而是建立在国内,被荣称为中国第一城的山西省阳泉市境内。阳泉位于太行山脉中麓,天下第九关的娘子关山下的一座新兴的城市。阳泉是在新中国成立后建立的第一个市,所以被荣称为中国第一城。又因为阳泉锦山绣水,被冠以娘子关山下的一颗明珠。                  

  然而就在座城市的城乡结合部的李家庄村,被村委会主任陈润祥,带领一帮地痞流氓,建立起一个罪恶的独立“王国”。别小看这个领地只有3平方公里,“国民”3409人的弹丸“小国”,在阳泉市可是权倾朝野。它可以随心所欲地抢劫企业和村民的财产、它可以无理由地强拆村民的住宅、它可以动用黑社会力量殴打任何不服管理的村民、它可以随意侵占处置集体财产。说它权倾朝野一点也不过分,它可以指挥市府机关对上访告状的村民进行拘留、他涉嫌人命案件却可以置身于法律之外、法院会为它作出对被害人不公正的判决、检察院不敢对其犯罪事实立案、公安局不敢批捕抓人、就连一个法院的副院长都可以为他背黑锅(我们不知道这个副院长是自愿还是被迫的)。 在山西阳泉怎么就会出现这样的而且在地方政府的保护下的黑社会王国?原因并不复杂,长期以来,陈润祥网罗了本村和邻村的地痞流氓,组成了黑恶势力的核心,并和社会上的黑恶势力紧密勾结,对村民实施暴力控制,独揽村政大权,聚敛财富。然后用金钱买通各级政府中的腐败官员,把这些官员捆绑在这辆罪恶的战车上。从而使这些腐败官员不得不听从陈润祥的指挥,为这个罪恶王国撑起保护伞。这个罪恶王国不能坍塌,一旦坍塌,这些腐败官员就会为这个罪恶王国殉葬。以下列举这个地下“国王”的犯罪事实(只是其罪恶的冰山一角)。                  
1、抢劫犯罪                        
  1)、抢劫民营企业阳泉市双路物流公司合法财产2370余万元:2005年12月29日,陈润祥在挂有警用标志的警车,车号晋C30600(后来查实,该车牌号系郊区保安公司使用,郊区河底镇汽车运输公司所有,1987年3月30日上户,挂在212型吉普车已报废的牌照)。带领二十多号不明身份的人,冲进为李家庄村兴建小学校的双路物流有限公司的建设工地和库房,将该公司的装载机3台、153货车一台、煤炭10800吨全部走抢。在李荫路上用这辆冒牌警车和十几个人,将双路物流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乘坐的别克轿车拦截抢走,车内有公司的财务账册和重要债权票据。【被陈润祥抢劫的财产共计 2373.5万元。其中工程机械128.5万元、物资295万元、债权票据1950万元】。事件发生后,双路物流公司以为是公安局的司法行为,等待通知。但两天过去,并没有得到任何通知,几经查询,方知是陈润祥的个人行为,于是报案于阳泉市防爆大队,防爆大队接警后进入调查不久回复说,郊区法院将你公司的财产查封、扣押了,你们找郊区法院吧,就这样,一起严重的刑事犯罪案件瞬间变成了民事纠纷案。十几年来,双路物流公司按照司法程序维权,但由于陈润祥在黑后台的保护下,使案件不能深入调查。国家赔偿只是掩人耳目地陪了29万元。虽然在2016年,阳泉市城区检察院对本案立案侦查,并对郊区法院涉事法官的副院长蔡某取保候审,但涉案的其它责任人却逍遥法外。双路物流公司的巨额财产,至今下落不明。这起事件是陈润祥及其后台一手制造的,社会影响极大。2016年5月18日,山西电视台公共频道法眼栏目播出《阳泉市郊区法院扣押的千万元财产哪里去了》。节目播出后,阳泉市微信圈几次刷爆,全国76家网站转载,其中包括,人民网新华网、河北、山东、福建、安徽等十余家省门户网站,造成极大的社会影响。同时由于陈润祥和其黑后台的犯罪行为,将人民法院卷入一场民告官十分不光彩的民事和刑事诉讼中且屡屡败诉,严重损害了人民法院的形象和法律的公信度。同时对阳泉市的检察机关,法院的公信度造成严重损害。                                                           
  2)抢劫村民尹俊强私有合法财产100余万元:2008年6月19日深夜12点,陈润祥动用50余黑社会人物。将李家庄村民尹俊强的住宅包围,一家12口人被从床上拉下拖出门外,这帮人对家中的财产实施抢劫,室内财产被抢劫一空后,将500多平米的住宅推平。财产中包括金银首饰、现金等价值100余万元。事件发生后,全家人无家可归流离失所。在依法维权的过程中,从高层、中层的国家机关对本案多次批示,阳泉相关司法机关在陈润祥黑后台的权势下不敢立案处理,致使这起严重的刑事犯罪案件被久拖不决,涉案人员至今逍遥法外,被害人的正当权益得不到伸张。                               
2、涉嫌残害人命                         
  1997年左右,陈润祥把自己的一处住宅做歌厅,取名红蜡烛。有一个外籍小姐带来一个小姐妹到陈润祥歌厅,陈润祥逼其接客,该女不从,被陈润祥和他三弟陈守业及另外五人对该女轮奸,导致大出血。在送医院的途中死亡,另外一小姐事发三天后一并离奇失踪,此后渺无音讯。陈润祥让手下的王学锦(又名王义宏)出面处理。曾经有人向王学锦调查,王学锦说:确有其事,但不知道具体事情的详细过程,当时陈润祥要他出面按照因病正常死亡处理。事件发生后,公安局专案组下来,调查该女的真正死亡原因,但由于陈润祥在公安局内握有大权的铁哥们的保护,对专案组的工作进行干扰,迫使几次调查半途而废。造成本案不能深入侦查调查,冤案得不到昭雪,冤魂得不到安抚。就在去年该事件有人实名举报到山西省公安厅。山西省公安厅指示阳泉市公安局侦查,阳泉市公安局转郊区公安分局侦查。2015年9月初,郊区公安局叫举报人,在他们的审讯室对举报人进行询问,给举报人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在举报人被询问的几天后,举报人的住宅阳台玻璃在深夜被打碎,又过了几天举报人的另一个窗户玻璃被爆炸物炸碎。吓得举报人不敢向公安机关报案。举报人被询问后的三个月,打电话给郊区分局刑警队,问举报调查的结果。刑警队回答,你举报的都是道听途说。举报人说,不可能什么事都必须我经历,我提供的线索人,你们怎么一个也没有去调查,我自己受迫害的事,你们怎么也没有调查向我索要证据。他被举报人问住后说,你找市刑警队吧,我们报上去了。举报人在这种情况下,找市刑警队有什么用。按照规定,司法机关应该正面对举报人所举报的事实调查结果给予答复,可是举报人至今没有得到任何公安机关的答复。十几年来这一人命关天的事件,被搞成疑案、悬案。                                             
  3、强拆                                                  
  2010年4月,陈润祥在和村民未进行拆迁协议,就让村民李继光、张秉忠、梁长民等几户搬家腾房。当然引起村民的抵制,陈润祥就对这些村民住宅进行断水、断电、断路、水淹、中断通讯。其中李继光、张秉忠二人,在上访时被从北京截回拘留。                     
村民梁长民反映,我们李家庄村是阳泉市城乡结合部的大村,有良田两千多亩。2006年以来陈润祥为了挖取煤炭,骗取我的宅基地和全部建筑材料。2008年,又对我的老宅断水、断电,并多次雇佣黑社会人员对我进行殴打威胁。2010年又将我的老宅和全部财产以暴力手段抢夺。多年来我上访告状,基于陈润祥有政府大员的保护伞,公安不予调查,法院不敢立案,我一直只能住在乡政府,等待解救伸冤。 
4、盗窃国家财产                                                           
  1996年,陈润祥雇佣十几个民工,将市自来水公司埋设的输水管挖出两公里多卖掉。案发后被市公安局二处拘留,在预审时,趁看管民警不备,用刮脸刀片在自己的肚皮上划了七十八刀,以自残方式获保外就医。期间通过金钱贿赂化解,公安局现存的案卷的封面上,涉案人员17人,有陈守祥(此事件后改名陈润祥)的名字,但里面没有陈守祥的材料。此案件除陈润祥为,其它16人都被判刑。         
5、集体资产的黑幕                                     
  1)、2000多亩田地被卖:李家庄村原有良田2600余亩,到目前已经基  本被陈润祥卖光。所得卖地款从未向村民公布,款的用途去向村民一概不知。                                           
  2)、百万吨的煤炭被挖取:从2006年开始,陈润祥就开始强拆村民的  住宅,挖取煤炭延续十余年。有知情人透露,李家庄村庄下的煤炭储量在百万吨以上,经济价值近百亿元。这些煤炭经济的去向是李家庄村最大的资产黑幕。                                  
6、侵占集体财产:我们不知道陈润祥外地的房产有多少,也不知道 他隐蔽的财产有多少。据村民们估算,陈润祥的财产已经达三亿元。且不做这个结论,我们能看到的,下面图片中藏不住的地产,其建筑面积怎么也在三四万平米,而土地不得占用几百亩吗。

 0.jpg
1.jpg
2.jpg

  陈润祥这些财产可都是侵吞集体财产所得的。陈润祥没有任何生意买卖及实体企业,就有个叫什么弘九天的酒吧,在他那不争气的儿子经营下已经吹灯拔蜡了。这么多建筑物下的土地都是李家庄村的集体资产,陈润祥没有花一分钱购买或者租赁。村民们这样形容陈润祥:李家庄的天是陈润祥的,李家庄的地是陈润祥的,李家庄的集体财产是陈润祥的,陈润祥的房子多得数不清,陈润祥就是李家庄的太上皇。  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个小小的村官,竟然到了如此肆无忌惮,飞扬跋扈的地步。把一个村庄变成独立的小政府王国,村民们告状反抗,反被大政府拘留和制裁。地方政府为这个独立王国所左右,长期以来李家庄的村民,在陈润祥王国的黑恶势力的威胁和地方政府公权力的打击下苟延残喘地生存着。                                 
  就以上的例子,中国乡村腐败,主要来源于乡村流氓当政,乡村建设的带头人,绝对不需要陈润祥这样的恶人。此类人持有不可更改的地痞流氓本性,他们只会按照痞子恶霸的法则行事。网罗社会上的残渣余孽,构建自己的地下王朝。欺压乡民,非法聚敛财富。他们是社会底层的病毒,是生长在老百姓身上的毒瘤。正是反腐败战略中的苍蝇,必须拍打铲除。是建设真正的和谐社会的基础,是还老百姓一个洁净的生活环境的必须。

77.jpg

原文链接:http://www.zgxnm.com/List.asp?ID=6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