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爆料 > 正文

青岛城阳上马村委 违约不成封堵商户门路

文章来源:网络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1-18 11:55:21
核心提示:今年以来,我国经济处于下行态势,不少行业经营困难,尤其体现在商场百货方面,很多实体商户可以说是苦苦挣扎。就在很多商户煎熬了将近一年,好不容易盼来春节前销售旺季的时候,青岛市城阳区上马街道上马社区的几家商户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商铺所在地的居委会先是派出人员锁门堵路不让经营,继而又以安全生产房屋需要检修为名将店铺大门直接封堵了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记者进行了调查。

原文链接:http://www.newsly.org/index.php/New/content/nid/7/cid/2587

(编辑:秦春 )

\

同是一座需要安全检修的大楼,但却只围挡了一半,另外3户正常经营。

\

 

 

有知情人告诉记者,未被围堵的,要么是上马村人,要么就是村干部的亲戚开的商店。

 

 
投诉人:一年生意萎靡不振 旺季来临却突遭村委封门
 
“记者同志快来帮帮俺吧,城阳上马村太欺负人了,记者再不帮忙,俺今年的生意就黄了。”一见面,一位40多岁的商户鲁冰华(化名)就迫不及待的向记者诉苦。
 
和鲁冰华一同见记者的还有多位她的同行,因害怕遭到报复,他们要求记者隐去他们的真名实姓。商户们所说的上马村是此前的行政村名,现已改为上马社区居民委员会。
 
商户们告诉记者,进入腊月以来,一天的营业额就是平时的若干倍,有时甚至是平时半个月的总和。“今年买卖不好干,一年了,平时也就是维持经营,现在好不容易熬到年底了,进了腊月门,买卖好干了,大伙都该置办过年的新衣服新鞋子了,俺也进满了货,偏偏这个时候,上马村把俺的门给堵上了。”鲁冰华说。
 
商户们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在这里经营好多年了,每年都能足额交纳房租,平安无事,今年上马村之所以封门堵路,主要是因为村里和青岛卡洛拿服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洛拿公司,此前为美国加州唐伟企业投资公司,)出现了矛盾。上马村是房主,卡洛拿公司是个二房东,商户们是从从卡洛拿公司承租来的店铺。村里要收回房子,卡洛拿公司认为租期还有10年没有履行,要求继续履约。房主和二房东产生了矛盾,商户们成了“池鱼”,躺着中了枪。
 
“我们是从唐伟(卡洛拿)公司租来的房子,合同要到2016年4月份才能到期,已经交了房租了,而且这么多年以来都是向唐伟公司交的房租,现在村委又向我们要,这样俺商户就要交双份房租了。”一位年龄稍大一些的商户告诉记者。
 
商户们说,早在上马村过来收房租之前,他们就已经知道,村子和卡洛拿公司打过了两场官司,结果都是上马村败诉,法院判决上马村继续履行30年的房屋租赁合同,所以商户们也只能把房租交给卡洛拿公司。
 
商户们告诉记者,最初上马村委通知他们,让他们把房租直接交给村委。因为已经向卡洛拿公司交纳了房租,再交就是重复,所以商户们没有听从村委的指令。
 
“村里就先是派出一批老人过来堵着俺这些店铺的大门,不让顾客进来,有的干脆就用大锁把俺的大门给锁上了。这些老人的后边就是一大群小混混在恐吓俺。报案以后,警察来了,这些小混混和老人就撤了,俺就找到了村主任孙晓飞,孙晓飞就说,不向村里交钱,买卖就不用干了,明天就检修房子。俺问要是交了钱呢,他说交了钱就可以推迟检修。”一位40多岁的商户说。
 
现场:一座大楼封半边 被困商户愁满面
 
2016年1月10日下午,记者来到了位于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上马街道上马村岙东中路140号到150号的一个红色三层楼房前。楼房一楼是7家店面,二楼三楼为一家名叫“卡洛拿”的宾馆。
 
记者看到,一楼的7家商户,除南侧的3家以外,北侧的4家都被一堵蓝色的围挡圈在了里面,在靠近北侧的拐角处留有一个约1米的缺口供人进出。围挡搭建在人行道上。
 
蓝色围挡上,有人用大大小小的纸片标注着“正常营业,请走北门”的字样。多名求助的商户告诉记者,这些纸片是他们张贴的,目的是提示顾客,围挡内还在正常营业。最初,围挡上是上马村张贴的“危楼维修,请勿靠近”的字样,被商户们撕掉换成了现在的样子。
 
商户们说,其实早在搭建围挡之前,上马村就已经围堵商户一次了。
 
记者在商户们提供的监控视频上看到,早在2015年12月30日下午1时许,这座大楼的门前就突然了来了一辆挂着警灯喷有“巡逻”字样的警用面包车,面包车上下来的一个瘦高个男人指挥着多名穿着迷彩服戴着“治安巡逻”红袖箍的妇女和老人,拿着马扎坐在商户的门前,将商户的大门堵了个严严实实。
 
除这些妇女和老人以外,还有十多名男青年严阵以待。
 
在视频上记者还看到,卡洛拿宾馆的大门干脆被人上了锁,几名顾客想进入鞋店也被几名老人给拦了回来。
 
视频显示,14点03分,有民警开着警车来到现场,14点07分,民警离去。
 
在青岛当地一家媒体的采访中,几个戴着“治安巡逻”红袖箍堵门的老人告诉记者,之所以堵门,是上马村当官的让他们来的。
 
在三家商户门面后面的仓库里,记者看到,货柜上密密麻麻放满了各种鞋子,几位商户说,他们一年的资金都压在这些货物中了,如果腊月里不能销售干净,他们今年肯定要赔本。
 
记者询问三家尚未被封门的店主,一家鞋店的营业员说,老板不在,她对店里的事情不知情。
 
而另一家经营海信电器的王姓店员面对记者的提问讳莫如深:“堵上门不让经营总是不好吧,大家有什么事还是商量着来。”
 
另一家开饭店的韩先生则表示,自己是本村人,村里给他面子,没有封门堵路,他很是感激。村委为了维护村子的利益,想要收回楼房,他支持,但是希望通过合法途径解决。
 
而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这三户没堵门的,开饭店的韩先生是本村人,卖海信电器的是村干部的亲戚,另一家卖鞋的就不清楚是什么关系了。
 
记者不解的是,既然商户们是从二房东卡洛拿公司租来了房子,那么卡洛拿公司就应该保证商户们的正常使用,卡洛拿公司为何不出面制止这些老人堵门和在人行道上搭建围挡呢?

 

\

老人们一字排开,将店门堵了个严严实实,前来购物的顾客也被他们拦了回去。老人告诉记者:“是村里当官的让来的。”

 
二房东:村委毁约不成 阻挠商户正常经营
 
在上马街道岙东中路148号被围困的现场,代表卡洛拿公司在现场和商户进行沟通的韩先生告诉记者:“问题的核心就是上马村想违约。我们(卡洛拿公司)和上马村是在1995年签订的合同,承租期为30年,现在到了20年了,村里想违约收回房屋,我们不同意,于是上马村就开始耍赖,说1999年颁布的合同法规定,房屋出租的时间最长不能超过20年。”
 
说话间,韩先生拿出了两份法院的判决书,一份是“(2009)城民初字第2902号”民事判决书,另一份是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青民--终字第659号”民事判决书,两份判决书都是上马村委败诉,判决上马村委继续履行合同。
 
韩先生说,他们和上马村委在1995年签订的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愿的表达,当时法律没有规定承租房屋最长不能超过30年,而且合同也并不违反当时的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1999年颁布的合同法对1995年签订的合同没有溯及力,所以一二审法院才认定他们的合同是有效的。
 
“见违约没有得逞,于是上马村就派出些老人堵门,派出小混混过来恐吓,把宾馆的门都给锁上了。我们报警之后,他们不敢堵门了,于是又想出了一个所谓的安全生产维修房屋的小伎俩,说这个房子是危房,干脆把商户的大门给围挡起来了,目的就是想耍赖违约。”韩先生告诉记者。
 
既然上马村想违约,那就拿出违约金来,拿出合同期内的经营损失赔给商户,卡洛拿公司退出不就得了,为何会出现这么多的波折呢?
 
“第一,他们这个村委不守信用,不想拿出违约金;第二,更深层次的问题是,青岛高新区正在快马加鞭地开发建设,据说青岛市政府将来也要搬到这个地方来,相邻的红岛街道已经被划归了高新区。上马街道的上马村还有相邻的几个村,十年之内肯定也能划过去,到时候拆迁补偿会很高。还有就是,这座楼有我们投资的21万美元,他们的产业物品价值30万美元,拆迁的时候也有我们的补偿份额,而上马村就是为了独吞将来的拆迁补偿,所以,现在是挖空心思把我们挤兑走,所以他们才违约的。”韩先生说。
 
村主任:不存在违约 堵门是为了安全生产检修大楼
 
在商户们提供的一份录像上,记者看到,在回答商户们提出的最高院关于新老合同法对出租房屋时间的最长期限有司法解释说明时,上马社区主任孙晓飞说:“那(最高院的司法解释)不该你们事。俺让你给我交房租,你们没有交,这就该你们的事了。”
 
商户:俺和唐伟(卡洛拿)公司的合同还没解除。
 
村主任:俺不管你们解除不解除,我叫你往村委交房租你就往村委交就行了。
 
商户:你们应该和唐伟公司交涉,不该向俺要房租。
 
村主任:你们使着俺村里的房子,你们不给俺交房租就行了?
 
商户:俺已经给唐伟公司交完房租了,再交给村委俺就交两份了。
 
村主任:那就不该俺事了。
 
商户:俺也找律师咨询了,人家唐伟公司和你们签的合同是有效的,俺向唐伟公司交房租也是对的。
 
村主任:那个律师他是个律师?他有律师证?快别拿这个来糊弄我们了,有本事你们就起诉好不好?你们要紧别被人当枪使!
 
商户:俺把房租交给谁都一样,你们两家打官司不该俺事,你们谁打赢了俺就交给谁。
 
村主任:我六月份就通知你们向村里交房租,你们为什么12月份就把房租交给他(卡洛拿公司)了?
 
商户:俺(和卡洛拿公司)合同还没到期。
 
村主任:你们明天都不用做买卖了!你们租的是谁的房子?
 
在交谈中,商户们要求,如果上马村委和卡洛拿公司有中止合同的协议书,他们希望村委能拿出来看看,以免商户们把房租交给村委以后,将来卡洛拿公司也会像村委那样来索要第二次。没想到,居委会主任孙晓飞从桌上拿起一本法律书籍说“俺没有协议!这就是协议!这个钱你们爱交不交,不交就不用做买卖了!”
 
在双方又争执了一阵之后,村主任又撂下一句话来,“不可能不给村里交钱就让你们做买卖!我再给你们说一遍,那个楼是个危楼,明天就修!”
 
商户表示,即便是危楼,是否需要维修也需要权威部门检测。“俺交上钱就不用修了?”商户们问。
 
村主任:交上钱就可以晚一点修。该怎么修,反正你们自己心里知道。

 

\

上马社区主任孙晓飞强硬地表示:不可能不给村里交钱就让你们做买卖!我再给你们说一遍,那个楼是个危楼,明天就修!但他随后又表示:交上钱就可以晚一点修。

 
1月12日下午,记者和上马社区主任孙晓飞取得了联系,这位社区主任告诉记者,“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房屋租赁合同最长不能超过20年,所以,以前签订的30年的合同是无效的。现在的问题是,合同是不是有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当初和我们签订合同的唐伟(卡洛拿)公司的美籍华人朱春林现在找不着了,没人向我们交纳房租,所以我们要收回房子来。”
 
记者告诉孙晓飞主任,美籍华人朱春林并非找不到,而且他的全权代表侯成淑就在青岛,在青岛本地媒体的采访中也露过面。孙晓飞认为,侯成淑说他有朱春林的授权,美籍华人授权国内的代理人,需要大使馆的认证,而侯成淑没有这一证明。
 
孙晓飞还告诉记者,现在争议的楼房早已是危楼,为了安全起见,急需检修。记者质疑,即便检修,能否过了这个商业旺季再修呢?孙晓飞反问:“正因为是商业旺季,人流量大,所以才检修的,你能保证不出安全事故?”
 
记者不解,即便急需检修,同一座大楼,蓝色的围挡只挡住了北侧的4家商户,而南侧的三家不在围挡之内。要修,也应该是整栋,难道只有北侧的4户需要安全检修?
 
更让人不解的是,孙晓飞还非常明确地表示,只要商户们向村委交了钱,维修就可以晚一点。急需检修,是孙主任说的,交了钱就可以晚一点维修,也是孙主任说的?这座楼到底该不该检修啊?退一步说,果真出于安全生产考虑的话,危楼维修迫在眉睫,交了钱就可以推迟吗?而且,大楼真如孙主任所言是座危楼?
 
朱春林的代理人:上马村就是耍赖
 
在采访中,卡洛拿公司的全权代表侯成淑拿出了一份当初上马村和唐伟(卡洛拿)公司签订的合同,明确约定,楼房承租“三年后有任何不妥,乙方自行理妥”。
 
“楼好好的,压根就不存在危楼的问题,更不存在由村委给检修的问题,说是危楼需要检修纯粹是刁难商户的借口。更退一步说,即便维修,那也是我们的事,和上马村无关,上马村此时维修,封门堵路,有趁着商业旺季讹诈一把的嫌疑?”韩先生认为。
 
对于孙晓飞所言,没人向上马村交纳房租的问题,侯成淑拿出了多份“青岛市城阳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专用收据”和“山东省村级集体经济组织收款收据”以及农业银行的“现金缴款单”。“不是我们不给他房租,而是上马村为了违约,不收房租,他们村的会计就带着我们直接把钱交给他们村在街道经管站的账户上了。这都有证据,谁说我们不交房租了?”侯成淑说。
 
对于孙晓飞认为朱春林给侯成淑的授权委托没有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认证的观点,侯成淑表示,朱春林给侯成淑的授权委托是完全合法的,经过了大使馆的认证,而且这个认证城阳法院和青岛中院全都认可。
 
采访中,被困的商户们忧心忡忡地告诉记者:“上马村委不守信用,昨天,让老人堵门,让小混混来恐吓;今天,能编造出一个危楼检修的理由;明天,不知道又会想出什么招数,闹出什么幺蛾子。这样的营商环境,确实让俺伤透了脑筋。你说,就这样不守信用的村委村干部,将来谁还敢和他们做生意?”
 
案外律师:村委负责人涉嫌犯罪
 
就上马村委和卡洛拿公司房屋纠纷,商户大门被堵,村里老人证实之所以堵门是“村里当官的让来的”问题,记者咨询了案外的法律专业人士。
 
江苏恒久律师事务所律师周广旭针对本案商户大门变相被堵一事认为,第一,假如此事是由上马村委集体研究决定安排实施的的,决定让老人带“治安巡逻”红袖箍坐在商户门前堵门,强行拦截他人进入,周围有小混混晃荡恐吓,尽管在民警到达现场后离开,结束了这种堵路的行为,但这种由村委或村个别领导组织的非法行为,严重败坏了村民自治组织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实不应该。
 
第二,关于其后村委会以危楼检修的理由设立建筑围挡,给进入商店的顾客设置障碍这一情况,假如仍然是由上马村委集体研究决定安排实施的,维修施工方虽有过错,但施工方也构不成刑事犯罪,应属于民事侵权纠纷。那么作为商户,首先应书面要求村委会拿出有明确相关建筑资质鉴定机构出具的该楼属于危楼的质检报告,以证明其维修的必要性及维修周期的合理性;其次假如维修必要性及合理性成立,对其可行性方面应要求村委会给予商户正常经营留有必要的通道,并且应在合理的时间内维修完毕,不能没有时间限制。否则,各商户可以根据已经掌握的堵路封门相关侵权事实证据,起诉村委会侵权,要求赔偿在维修期间等封门堵路影响其正常经营的损失。
 
第三,从上马村委会利益角度考虑,由于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等二级法院判令村委会继续履行租赁合同,如果村委会认为1995年签订的出租合同,现在由于社会经济条件的发展提高,根据同地段相类似条件房产出租的市场价格,现承租方卡洛拿公司转租后获利巨大,而村委会仍按1995年合同约定收取很少的租金,两者利益悬殊巨大,继续按原固定条件履约显失公平,其原来所签订的合同租金等应该适当相关增加,那么根据《合同法》中有关情势变更的原则,从公平角度可以要求承租方卡洛拿公司相应增加租金,以减少村委会这方的损失。
 
所以,作为基层自治组织的村委会,不能采取封门堵路的违法方式解决问题,应带头在法律的框架内通过理性的法律途径主张权利,而从而避免事态进一步扩大、恶化,以促进社会经济和谐健康发展。
 
    而政协委员、山东云江律师事务所主任姜云江律师认为,上马村和卡洛拿公司的房屋租赁合同经由青岛市两级法院审理判决,而且已经生效,如果不存在其他纠纷的话,商户的正常经营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果真是村委个别领导派人将商户封门堵路,阻碍经营,则涉嫌寻衅滋事犯罪,接到报案后,公安机关应该立案调查。
 
北京中银(青岛)律师事务所律师刘中伟也认为,冤有头债有主,上马村委和卡洛拿公司有纠纷,村委应该找卡洛拿公司解决,而不应该以堵路封门的形式阻碍商户的正常经营。按照我国相关法律规定,上马村委个别领导的行为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或寻衅滋事罪。